All Pigs Must Die

      上班不好的地方之一是不能听音乐。当然是能的,如果你戴耳机。可是我不喜欢。尤其在知道经常戴耳机会早聋以后。虽然有时候也不记得。所以,怀念那些上班能听音乐的日子。更别提那些每天中午能看一部电影的时光了。可是也还是……,当…… 所以我总以为,只有做自己喜欢的事,才…… 但是,…… 不过,如果都推给环境,就太不地道了。改变,不仅必要,而且可能。dog说。当然。

      在看廖伟棠的《巴黎无题剧照》,我很喜欢这样的书。设计漂亮,纸质精美。非常耐看,文字,照片。图片有它自己应该占据的空间。留白。字很少。别人的,自己的。文字漂亮。黑与白,简单与丰富,想象与眼前。很容易读完,但可以一直读一直读。书很多,但真正漂亮的很少。一直很想编朋友们的书。可惜……

      亦舒说,若你会失去,不过是因为从未真正拥有。《钻石途径》里也有一句类似的话。所有真正的东西都不会消失,能消失的东西都不是真的。就象是我自己说的一样。

      耳畔Death In June在反反复复地唱All Pigs Must Die。All Pigs Must Die。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