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 in the River to Pray

      有时候无法与世界相处。但音乐是例外。或许这个世界上真正能抚慰你的只有音乐。喜欢的音乐总是反反复复地听,直至完全被占满。有时候担心没有足够的音乐听。怎么会呢?总有可以交付的曲子。这些曲子不断地涌出来。什么也不想听的时候也有,那就不听。只是没有音乐世界就过于寂寞了。至少还有音乐,是多么悲凉而温暖的句子。

       朋友让我推荐两首张学友的歌。《楼上来的声音》,《寂寞的男人》。与爱无关。至少不仅仅与爱有关。只是这人生。

       放下一件事比你想象的难,却又比你以为的容易。太多事最终都输给了时间。

      《战鼓》的好,其实在于它的情感表达方式。“他们说我越大就跟你越象,一样固执一样倔强有情感不会表达”。其实也很常见,在中国的电影里。每个人都有他牵系在世界上的方式。除了感情,还有别的。这一次是鼓。Sid不会走近禅,如果没有鼓。向外其实就是向内。

      每天看一至数部港片。pplive上关于《男与女》给出的关键词是“钟楚红激情缠绵”。但它并不是情色片。人生。并不光鲜亮丽的人生,和你的我的并没有多少不同。那么多无奈。电影并不总是美丽的幻梦。这一次不是。片中的红姑还有些青涩,不是《刀马旦》中的憨傻世故,也非《纵横四海》里的明艳难挡,却刚好契合片中的角色。原来万梓良也曾瘦过,在1983年。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