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爱过的文字,总是不断地回来。从前,我把它们放到节目里。后来我把它们敲出来。

  

                 爱,哀愁及其他

                    ——献给小雨和她的黑眼睛

                             1

    你让那些日子沾染花粉和鸟语,阳光瀑布般地从你眼里倾泻而出,巨大的温暖散布我的皮肤和每一条血管,并占领到头顶的黑夜。你的青春、月亮般皓洁的面庞,无意识的歌唱,象最嫩的树叶,在春天的每个角落招摇。我这衰老的王,在斑驳的阴影中,看见如花似玉的岁月一掠而过,巨大的空白淌满你的芳馨。

    我想我是爱上你了,我的步履为何变得如此轻松、有力,肩头的灾难也在迅速地消融;我想我是爱上你了,不然,我这衰老的面容怎么会在一夜间褪尽沧桑,精神焕发,脸颊的红晕如花朵回到久违的枝头;我想我是爱上你了,我目不识丁,在牧师和经卷面前常常愧疚地低下头,粗糙的手指只能被荆棘扎破,为什么却在今天清晨的无意比划中写出了第一行诗,我在卧榻里的哼唱竟然成为歌曲,惊醒了花园里蛰伏已久的蝴蝶;我想我是爱上你了,不然我就不会拥抱着你的名字,在星空下轻轻呼唤,如修持者呼唤那迟迟不醒的睡莲,我想到你的怀里去死,成为你永远把握的一掊泥土。

    为什么在爱情的遗体上,我植树造林的勇气刚刚产生,如一股和煦的暖风,你就促不及防地吹绿了我掌中正在萌芽的种籽,让我心花怒放并尝试着结出第一枚果实。

                                 2

    象一枚渴望萌芽的种籽,我的心田找不到肥沃的泥土和纯净的源泉而日益干瘪,枯萎。在现实里腐败得如鱼得水的森林,生长得疯狂而茂密,散发出陷阱和猛兽的气息,在静夜里弥漫,诱惑着每一个走近它的过客。那照明的马灯,早在上路时就被它自身的欲望扑灭。

    象一句流浪的唱词,永远回不到集市和豪华宴席者媚俗的嘴唇。我的心无枝可栖的日子,孤零零地穿过满月,因浸透昏眩的光辉而愈渐高贵和寒冷。

    我把自己花枝招展的身体和粗俗、苍白的语言留下来,在众目睽睽之下,不断展示让他们惊愕不已的名贵外衣,而我眼睛却看着我那孤独而苍凉的心,象一个不声不响的乞丐,在被人遗忘的角落坐下来,静静地沐浴着世世代代的阳光雨露。

                                 3

    那些旧时的歌曲能把我带多远,冬雨淅沥,人去楼空。我这被遗弃的君主,躲在黑暗里,一遍又一遍摸索那些陈年往事,它们因沉浸过你的声音和气息而至今闪烁着动人的光辉。

    你的声响、香味和语言,透过窗外的寒冷,成为一种古典的氛围,将我包围起来,我颤栗得宛如一位被施礼的乞丐。泪水一滴滴堆积在膝下的衣钵里。

    节日的装满酒桶的马车,迅疾地从身边驰过,卷起的漫天风尘将我遮没。那些舞蹈着的男女,欣喜若狂地奔向花园。他们的快乐将我提拔成一只孤单的鸟。

    抚摸着这些发黄的照片、枯萎的花瓣、夹在日记里的秀发、蝴蝶,在黑夜足够深的那一刻,记忆把它们还原成过去鲜活的模样。你的纤细的手在月光里把这些信物一缕一缕展示,你微笑的时候,乌鸦迅疾地隐去了它的嘴脸,空气里播送着你的体香和窃窃私语。你通体透明,仿佛刚从月光深处缓缓走出。

    夜深了,我静默得如等待整理的废墟。亲爱的,只有你从天边飘回的歌声,能够让我身心内外,芳草萋萋。

                                 4

    我在以被遗忘的速度走向你。

    我的所有努力和作为,都是在构筑一件砂器。

    而我是多么渴望捧着这脆弱器皿的手是你的,只有你能推迟这无望的碎裂降临在我轰然倒地的那一刻。

                                 5

    如果有来生,我一定会在春天的第一个早晨和你相遇,如含苞的花朵和飞鸟在茎枝上相遇,贮藏在生命里的芬芳从我眼里丝丝缕缕地泻露,直到将你完全笼罩,直到卡在你眼角的泪水象一枚爱情的种籽,准确地落入我的掌心。

    整个世界都在撤退,树木带走它的落叶,花园带走它的篱笆,人群带走他们的叹息和哀愁。我们留在这个早晨,并成为新的核心。

    我会紧紧地把你抱在怀里,紧紧地,如同我的身体紧紧地拥抱着它的生命。成群结队的阳光随着你流泻的长发攀援上升,乖巧的驯鹿亲吻着你的脚踝。我在苦难中凝望的那些星辰,叮叮当当悬挂在你的耳垂,一阵和风将我们吹拂得更近。在我们的嘴唇轻轻相接的那一刻,爱情会将我们提升,飞向月亮。

    如果有来生,我们将在这冰清玉洁之地居住,永不回返。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