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terhouse漫游仙境

         还是深爱拉斐尔前派。突然发现喜欢的画居然都出自John William Waterhouse。忍不住去搜了一下,找到了他的网站:www.johnwilliamwaterhouse.com。欣喜。

         “乌鸦”上的介绍是:约翰·威廉姆·沃特豪斯(John William Waterhouse,British, 1849—1917) 拉斐尔前派画家。出生于意大利,其父为英国维多利亚时代的画家,母亲、姨妈对艺术也有较深的造诣。他早年在学院派的教育中,受惠于十九世纪下半叶荷兰画家塔德玛的影响,对东方神秘文化和宗教、风俗显露出极大的兴趣,在首次参加的英国皇家艺术学院展览中,就以东方题材的组画入展。他的绘画构成以雅致见长,极富浪漫主义的特质。从古希腊、罗马的古典神话中获取滋养,创作出具有中世纪梦幻般神秘感和宗教情绪的作品。沃特豪斯的绘画对拉斐尔前派作出了独到的贡献,其璨璨光辉的绘画技艺使他载誉当时英伦画坛。

         复习一下四年前的惊喜,那网页已不存在了。

                                               风花雪月之幻恋奇谭
                                             ——约翰·威廉·沃塞毫斯

        清清的月光照在他的脸上,照见了那绝秀俊美的面庞;水泽的宁芙立刻爱上了这年轻的异乡人,于是从水中露出了她们美丽的胴体。拉住他提水壶的手臂——那是他未曾听过的娇媚的声音,没有见过的令人迷惑的眼神,还有那晶莹如玉的珍珠。于是年轻的英雄被迷惑了,背弃了他的主人,宁芙们把他拉到了永远冷静清幽的世界。

        这就是沃塞毫斯的《许拉斯和宁芙(水仙女)》(图1)(参见我写的《外编》——“神祗篇”之“勇冠天下的赫许拉斯拉克勒斯”),充满柔媚情怀的笔触,美丽而又凄婉、甚至是冰冷的结局;谁也无法抗拒——它诉说的一个充满哀伤梦幻和诱惑魅力的故事。

        沃塞毫斯(图2)风格的出现是维多利亚时代艺术的最好总结,在这个跨越世纪的大师身上我们可以寻觅到那个时代画家们的共通优点和某些只能在个体上发现的闪烁光彩的部分。他同样用一种隐喻的方式讲述着他所崇尚的历史典故(图3《犬儒——狄奥约纳斯》、图4《十日谈》)(见《外编》——“迷局篇”之“阿尔卡迪的牧人”),同样在光彩与造型间寻找着非今非古的令人着迷的表达方式(图5《白色的羽毛》、图6《厨房女神》),他也在力求在平凡的题材上制造出符合民族怀旧心理的怅惘情愫(图7《童年时代》、图8《鲜花摊子》)。

        也在许多方面努力找到古典大师们与世俗审美的契合之处(图9《得病的孩子》图10《祈祝》);而所不同的便是——沃塞毫斯要作得更加成功、更加完美,于是当我们用苛刻的目光在维多利亚时代画家中筛选其代表人物的时候——沃塞毫斯是最恰当的人选。

        生于罗马的沃塞毫斯在那里与父母一起度过了他的童年和少年时代,后来一家人返回了故国。那是一个濡染于画板和油彩的家庭,孩子自幼便在父母的画室成为了他们共同的最亲密的学生,这种景况一直持续到沃塞毫斯在1870年成为皇家美术学校的学生。沃塞毫斯从青年时代起就喜欢用浪漫的诗句装点自己的心灵,那是属于荷马、维吉尔、但丁、丁尼生和他的世界,在古典与浪漫的海洋里遨游。在画家中他崇尚拉斐尔、提香、柯列乔光芒四射的风格,他的童年时代就是在大师灵光的沐泽里度过的;由是他描绘着南欧那充满地中海热情的生活(图11《采橘子》),并把自己打扮成为一个坚定的随圣者亦步亦趋的古典派画家(图12《受胎告知》)。但当他被阿尔玛-塔德玛和雷顿作品中散发出的似是而非的魅力征服的时候,他便主动地向文学品位的装饰主义进行靠拢,由此确立了这种使他和观者心仪的、并左右他一生创作的艺术风格。

        在1870年—1880年的10年间,沃塞毫斯几次返回意大利游历,系统地拜观了前辈大师们的古迹并创作了许多洋溢着轻慢光彩的作品,其中大大减少了他作品中一贯的伤感成分(图13《意大利乡村女孩》、图14《邻居》、图15《任性的年龄》),这种风格一直保持到1883年左近——那年他与相恋良久的姑娘缔结了良缘。

        这时,他的作品不断在学院派举行的沙龙上展出,并获得了一次次的好评。1891年,他寻觅到一位能够充分显现岛国臆想气韵和纤细风格的美丽女子作为模特,虽然现在已经无法知道这位模特的姓名,但她的风貌却永远地留在了沃塞毫斯的许多作品中(图16《风中之花》、图17《紫衣女孩》)。

        沃塞毫斯在1885年和1895年分别当选为皇家学院画家和皇家学院院士,他成为了古典派装饰画家的魁首和英国画坛的明星人物。他也有了一批自己的后继者,他们后来成为了维多利亚时代的末代画家。

        沃塞毫斯是世界声誉卓著的英国画家,从普利茅斯到安特卫普,从旧金山到波士顿,作品遍布欧美两大洲的知名的、不知名的博物馆,人们迷恋于他所创造的幻彩气氛,熟悉他笔下特有的白雪红梅似的,有着红红双颊的面色苍白的女性形象(图18《甜蜜的玫瑰》、图19《神龛》)。

        沃塞毫斯是著名的以女性视角表现恋爱、思考等一系列有精神象征意味的画家,他充分利用了维多利亚时代给予画家挖掘各种古代珍闻逸事的原动力,把人性中某种未知与渴望以失意的浪漫形式极好地加以表达。他经常采撷文学作品或传说中的魔幻元素,并把它们扩大到一种成为能够笼罩整部作品的气氛,这种非凡的驾御能力是除英国以外的画家们所罕有的。 

         一般的看法认为沃塞毫斯应当属于拉斐尔前派运动画家之列,实际上连拉斐尔前派的开创者自己都背离了“自然”传统,英国也没有十全十美的拉斐尔前派理论遵循者。沃塞毫斯的艺术风格中,在造型和构图上有若干拉斐尔前派的影子,更多的毋宁说是学院派和古典派的影响。不过,沃塞毫斯与拉斐尔前派的画家们都是好朋友,特别是与罗塞蒂与本·琼斯的关系非常友好。

        沃塞毫斯一生充满热望地描绘着他钟情的充满幻梦色彩的传说故事,成为英国乃至世界画坛上文学作品的最好注脚者。在《纳西索斯与厄科》(图20)(在希腊神话中,纳西索斯是河神的儿子,是绝世的美少年。他的父母得到神喻,不能让他见到自己的相貌,否则他就会死。纳西索斯长大后,拒绝了所有向他求爱的女子,他不爱任何女人。宁芙厄科一直深深爱着纳西索斯,直到有一天,纳西索斯看到山泉中自己的倒影,立刻爱上了他,向他拥抱而去,化为了美丽的水仙)中死亡的一瞬和林泉仙子的痴恋化为一种流水野花般的山林闲趣。《珀洛斯》(图21)(珀洛斯是黎明女神厄里斯和日光之神的儿子,他曾向花神芙罗拉求婚,不料成为了西风神塞非尔失败的竞争者。后来他爱上了阿尔卡特国王美丽的女儿俄泽西亚,用风和云彩裹住她摄到了自己的岛上)中却把俊美的青年变成了美丽的女郎,异性化的表现方式增添了柔性的情趣,后来的画家们便也追随这种改革风格。

         沃塞毫斯对待女性婚恋题材的处理,常常赋予其中一种暗暗的隐忧味道,这种气氛使他的作品焕发出某种背离古典派高尚原则的东西,《丹那司的女儿们》(图22)(丹那司与自己的兄弟为了继承王国发生了争执,作为和解丹那司把他的50个女儿嫁给他兄弟的50的儿子。但丹那司却暗中命令他的女儿们在婚礼中杀死她们的丈夫,只有俄琵尔那斯达没有照他父亲话去做,放了林扣斯——著名的阿尔戈斯号“神眼”。于是也只有她没有受到神祗的惩罚,而他的姐妹们却被迫在冥府里永远向一个露底的坛子里注水)和《利比亚》(图23)(利比亚是一位美丽的女王,她却有噬人的恶习,经常勾引年轻的男子,把他们杀死作为盘中餐;当她被宙斯爱上的时候,赫拉要抢走她所有的孩子,于是她就把他们吞噬掉)就是这样的作品。

Ophelia(1894)
http://airya.blogbus.com/files/1137695820.jpg

Destiny

http://airya.blogbus.com/files/1137695889.jpg

Windflowers

http://airya.blogbus.com/files/1137696053.jpg

Boreas

http://airya.blogbus.com/files/1137698800.jpg

Echo and Narcissus

http://airya.blogbus.com/files/1137696096.jpg

Hylas and the Nymphs

http://airya.blogbus.com/files/1137696452.jpg

The Siren

http://airya.blogbus.com/files/1137696542.jpg

Ulysses and the Sirens

http://airya.blogbus.com/files/1137696609.jpg


评论

  • 未名。。

    最后一幅好看。

     回复 ARcane 说:
    我喜欢windflowers的自我,喜欢Boreas的孤单。
    Ulysses则是所有知道那故事的人都分外喜欢的吧。:)
    (2006-01-22 17:54:56)

    ARcane | 发表于 2006-01-20 16:52:0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