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傻笑

         我在未名的id都沉在湖底,小屋也是。许久不去了。今天回去看看。清空的屋子不须看,我看着当年大家撒下的缤纷落英,笑了,一个人傻笑。我从这个人的屋子,蹿到那个人的屋子,屋里积满尘土。那些id都不回来了。但是当年的笑语喧哗通过文字留存下来。那些唇枪舌战嬉笑怒骂冷嘲热讽旗鼓相当婉转低回惺惺相惜让人不时微笑。未尝没有或真或假的表白或隐或显的试探若有若无的等待吧:) 因此也更加摇曳生姿:) 不过圈子里好象倒还真没成的。:) 怎么这帮人刚好都在那里呢?彼时彼刻。华山论剑。那些棋逢对手的灌水日子是多么快乐啊。

         也是在那里我集中地写了一批文字。可惜有些弄丢了。再也写不出那样生动活泼的文字了吧?:( 那些人的故事我写过两次。用的签名档分别是:“有些人,我认识他很久,但始终陌生;有些人,我同他很熟,但始终没有成为朋友;有些人,我同他做了很久的朋友,但后来发现彼此还没有真正的认识。不过有些人,我同他才第一次见面,就一下子认出他是同志。”“没有人知道你这么多,关心你这么多,又站在你身边这么久。”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