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思维、信仰及其他

         很难想象一个看过《圣经》的人可以信仰基督教,虽然我认识的人有信的,:)
        为什么被挑出来的是以色列人?这和沙文主义,纳粹其实本质上没有区别的。
      《旧约》里的上帝是一个暴君。没有原则,没有标准,自我中心。倒不如埃及神话中的判官,那样的铁面无私。那样的神让我如何去相信?他既是万能的,又何须那些考验?
       《新约》里的耶稣有了一些人性,受惠者的范围也有所扩大。但是仍然是不可信的,于我。或许是因为我无法见到那些神迹?:)
        还有原罪说,不能接受。
        ……
      “唯其荒谬才可信”,可惜我做不到。

        佛教,相比于基督教的反复无常、血腥杀戮要来得温良敦厚。这或许也是它在中国得以流传开来的原因之一吧。这里有个思维方式与接受的问题。而且以为它的因果报应总比基督教的没有原则要来得好,至少公平。呵呵。

        西方人倾向线形思维,有单一指向。所以从柏拉图就已经奠定了一神的基调。西方人追求唯一、绝对真理。这种一条路到底的思维方法容易导致霸权,专制。似乎即使前面是悬崖也不懂得转弯的。
        东方的世界观是轮回,生生不息。今生来世。他们的思维方式是世界大同。在印度表现为梵我合一,在中国表现为天人合一。这样就出现所谓的八卦。阴阳相生相克。东方人的思维方式是发散的。也就有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这流动以一切方向为方向,即没有方向。容易流于虚无。

        然而佛教归到一个字,就是:空。然而在这虚空的背后,人当如何呢?没有拯救。如果非要我选一种宗教的话,我选择道教。虽然其实这并不成为一门宗教。我喜欢的还是它的仙风道骨。只“逍遥游”三个字就够我喜欢了。:) 还有它的不拘泥,即辨证法啦,呵呵。

        窃以为有信仰总是好的,不管是信仰什么,它使你坚若磐石。
        可惜我自己至今没有找到,至少在宗教上。要我盲目地信仰什么我做不到。
       不过或许我还是相信什么的,那些镜花水月虚无缥缈海市蜃楼。或许我是靠这些活着的,:)

        是的,命运有一半我们可以把握,而另一半是我们无法把握的。不可知的。
        我欣赏的处世方式:在心态上是道家的出世,在行事上是儒家的入世。呵呵。

        2002年07月16日14:15:38 星期二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