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天下

 现在最流行什么?博客。对“blog”的paraphrase,对明星参政的看法。名人的世界。交战,白烨与韩寒。广告,利益分配。博客、名人、商机是媒体关注的热点。博客对社会的影响也是一些人开始思考的问题。

 星星们都集中在sina。巩俐的是她的代言人写的。博魁徐静蕾的点击量已达18546779。短短数月。每篇的点击量都是5位数。首篇是她为即将出版的博客写的序。至少首页都是日常生活记录。我没兴趣。我这样的懒人也不喜引言和正文的区分。但很喜欢日历里摇晃的狗尾草。其他日历里的漂浮的白云也好。我对星星的兴趣有限。不再看。

 伊能静是例外。“清晨,很好很好的清晨,仿佛曾经有过。”是她80年代的一篇日记。多年前因为这些文字,我喜欢上了她。还有她和哈林的爱情。虽然她的歌唱得不是最好的,戏演得不是最好的。她后来出的书也没有看过。“爱情遗留的痕迹”,点开的也是一篇旧文。依旧喜欢她。彩色的文字。轻轻摇动的狗尾草。注视你的眼睛。“静静的海洋”。annie。双鱼座女子。落入凡间的精灵。原来都没有忘记。遭遇她是今天最大的惊喜。

 萧三郎。去年因工作与众编辑联系。萧在其中。适时w寄来一份几年前的报纸,有萧文。为此点开他的博。萧的链接里有一个熟人,鲍老师。《瞬间世界》,那些关照。或许我应该听话的。对不起。

 潘石屹。鲍老师打算带我做的题目。因为种种原因,只发生在设想里。潘的博客出书应该比徐静蕾早,也看到了他的序。

 曹文轩与孔庆东也赫然在录。看一眼,还是文人本色。显然比不得那些星星,但都各自有自己的fans。残雪,余华,张海迪,洪晃,李银河…… 也尽被收入网中。余华说,他将他多年来的随笔贴来凑数,能应付很长一段时间呢。

 柴静。观察,记录。那张照片和陈鲁豫有些象。头型,神情。更刚硬一些。是刻意的么?“我仍然是个记者,它不只是我的职业身份,它是我的生存方式。”若干年前,陈鲁豫说,有的人工作是为了活着,我活着是为了工作。那时候我多喜欢这句话啊。做喜欢的事,工作着快乐着。现在鲁豫也会享受生活了。但愿柴静也有这天。

 爱王葳。王葳的妻子为他去世的丈夫写的。1975—2005,影评人。

 同时打开十来个。好几种音乐同时传出,都找不到来源。末了,停电两分钟解决了这一问题。

 高晓松。“惊讶于年轻时写的字既如此好看”。《白衣飘飘的年代》。很喜欢那首《荒冢》的。记忆。认不出的初恋。“同桌的你”的原型。好玩的是他的所有链接,后面都带上“长得好看”。循环播放的音乐更中我意,让它们一直唱下去。尤喜那首《彼得堡遗书》。

 石康。晃晃悠悠,支离破碎,一塌糊涂。为那些书名。为“晃晃悠悠”

 安妮宝贝。她还在写。图片。我喜欢图片的。见过的文字里,还是最喜那篇《七月与安生》。

 程青松。影评人。

 顾小白。只为他写过那篇《魂断威尼斯》。

 尔东升。不了情。每一篇都关乎情。“情就是希望,前方是绝路,希望在转角!”不知道当年和张曼玉那段故事留在他心里是什么样的痕迹。

 袁立。因为和生活中的一个朋友同名。日历里绿叶上滑下的水滴甚可喜。她贴了杜尚,嗯,刮目相看。该篇点击量都是5万多。之前只看过她在《永不瞑目》里演出。角色不很讨好,她掌控得不错。

        李碧华。女巫果然不贴照片。风格象她那本“女巫语录”,真正的名字不确了,懒得查。

         ……

    还看了不在sina上的一些博客,桑克及其他。徐正超说,好博客比博士博学比侠客博爱。还有人说,博客将改变新闻,改变出版,改变生活,改变政治,改变未来。倾诉与倾听,窥视与暴露,共鸣与鄙夷,狂热与清醒,这一切在名人博客里表现得更淋漓尽致。膨胀膨胀。而我其实更喜欢那些静静绽放的花朵。“我把我的文字写给相通的灵魂看。有往事的缺口,有幻想的抚摸,有诺言的甜美,有失望的伤痕。那些和我擦肩而过的人群,空旷海底的鱼,深不可测的寂寞。”是我用了很久的一个签名档。安妮。


评论

  • 我只看朋友的blog耶

     回复 LadyInSatin 说:
    闲来无事,四处乱逛,呵呵。
    改了一下,主要在结尾,:)
    (2006-03-21 17:46:47)

    LadyInSatin | 发表于 2006-03-21 13:08:24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