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恐迟迟归

        清晨,点开慧木的本子,第一篇“永远亲爱的爸爸呀”。浮躁,跳跳地看。看到这一段,湿了眼睛。

        担心我太执著了因而会失望很多次;
        担心我太天真因而会受伤害很多次;
        担心我太不懂得包容因而会让自己不开心别人也不开心;
        担心我跟他一样——
        聪明、敏感、骄傲,但也容易自弃,
        不幸福、不快乐、不喜欢自己。
        担心我那么,那么爱哭呢。

       “他们说我越大就跟你越象,一样固执一样倔强有情感不会表达。”又想起这句歌词。总是想起这句歌词。

        中午,途经早市买点水果。出来,给弟弟买个车座垫子。卖主说,真浪费啊。我回头望去,对面摊主正剪鞋垫呢。将一双大人的鞋垫剪成孩子的鞋垫,孩子显然尚小,只需1/3甚至更少就够。摊主说,以后他只要有他爸一半(or1/10)孝顺我就知足了。卖主说,你还算聪明。听着,心里疼痛。这么绝望啊,对于孩子们。为此,我愿意在他这买东西。对面摊主说,他爷爷一有什么事他爸就屁颠屁颠的,反正我对钱也没什么概念。卖主说,你真善解人意,好人会有好报的。底层人的善良。走了,心还痛着。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