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在杨弦的演唱会上看到台湾民歌三十年演唱会的片段,不由湿了眼睛。今晨找到这场民歌嘉年华——永远的未央歌,一直听一直听,听了整整一天。四个小时的演出,数度落泪。这样清新的音乐,这样真挚的友谊,这样纯粹的热爱,中间隔着二三十年的光阴。他们的故事我知道不久,他们的声音我刚刚熟悉,他们中的很多人我第一次看到,在他们已经不那么年轻的时候。

       第一首就是我极爱的《归人沙城》,施孝荣老了,他年轻时多帅啊。怎么能不老呢,三十年过去了。但声音依然是好的,极好。然后是陈明韶,一开口还是少女的声音,惊了。这只是开始。极爱的《秋蝉》,也是很好的,杨芳仪、徐晓菁演唱,终于记住她们的名字。词曲作者李子恒,又一次让我惊讶。最喜欢的《月琴》不是郑怡唱的,她唱得如此之好,好到没有多少人有勇气唱,包括曲作者苏来。爱上了胡德夫,最最遥远的路、匆匆。黄仲崑演唱的《牵挂》真让人惊喜,这就是才华。一如苏来五分钟就为《月琴》谱好了曲,一气呵成,有如神助,他自己这样说。……

       气势磅礴如《中华之爱》、《龙的传人》,清新活泼的《乡间的小路》、《外婆的澎湖湾》、《就要挥别》,百转千回的《走在雨中》、舒缓怡人的《春风》、《如果》、《春天你来》、《微风往事》,热情激扬的《庙会》、《奔放奔放》、童稚欢快的《捉泥鳅》……“虽然我们的声音带了一点岁月的沧桑”,一如包美圣所说,但眼睛里、声音中、举止上都是少年十五、二十时。那些流逝的光阴,把他们紧紧地连在一起。尽管有些人失散多年,很多人离开舞台很多年。笑着,哭了。那个你最爱的部分,你选择逃避。杨祖珺这样说。但是它永不消失,永远重回,她没有说。在音乐会还没有结束的时候,就开始追念起来,殷正洋这样说。这多像多年前,宁说的话,在我们的最后一期节目里。人生最快乐的事不是你的事业,不是你赚了多少钱,而是你在年轻的时候,你所高兴所快乐做的那些你喜欢做的事情。杨弦这样告诉年轻人。于是,他们永远年轻,在老去的同时。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