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心里都有一座断臂山  

        我尽量避免在看电影前看影评。但是还是知道了,《断臂山》是一部同志电影。而且还记住了不知道从哪里看到的一句:每个人心里都有一座断臂山。

    当年电影频道放《卧虎藏龙》,我在五分钟之内,给它判了死刑。自从看了《推手》,我告诉自己,以后要看李安的每一部作品。 

       老实说看到前面三分之二,我并不觉得《断臂山》有什么特别好的地方。牛仔,如画的风景是它讨巧的地方。你可以看作是西部片的变体,它的柔曼版。聪明的李安要在好莱坞混,自然深谙此道。世外桃源。世外桃源总是没有的。故事中也没有。它注定是一个忧伤的故事。注定分离。现实生活中更没有。所以,它能留住你的目光。人们总是被他们没有的东西所吸引。广阔而封闭的空间,也是为了成全他们的纯粹,JackEnnis 

       结局大家隐约知道。它如何开始,又如何抵达这终点呢,这考验着导演的功力。克制,李安的一贯风格。绵里藏针,李安的拿手好戏。相遇。两个人的性格一览无余。接近的第一个信号是,Jack说,你比前两周说的话还多呢。Ennis说,比我一年说的话都多呢。打开心扉,对一个内向的人来说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这道门打开了,后面的故事就水到渠成了。帮助Ennis打开心门的,与其说是Jack,不如是大自然。在大自然的怀抱里,他觉得安全自在。而身边的这个男人,是他在广袤的大自然里唯一可以信任的。相依为命。大自然是温顺的,同时又是粗暴的。他身边的这个男人,开朗而细腻。他不喋喋不休。他只是在某次饭后说,别再做豆子。这个男人让他觉得自在。 

       性别问题。如果在这种环境下生活的两个人不是同性,故事一样会发生。寂寞,彼此依靠。影片也做了印证,Ennis说他绝不背叛阿尔玛。他已经有爱情了。后来,Jack也遇见了露玲。如果没有断臂山的这场相遇,如果在断臂山的两个人是异性,他们可能能过着平凡的生活,得到平凡的幸福。得到祝福的幸福。 

        都是被你害的。Jack说。《半生缘》里叔惠也说过同样的话。不是没有怨尤。但是“我一直不知道怎么离开你。”别人看着光鲜的生活。心里的苦除了倒给你,无法向旁人诉说。Ennis何尝不是?你什么都有,我却一无所有。不被认同的感情。Ennis在世俗的眼光里退缩。小时候的记忆根深蒂固。 

        结尾。外表变化较大的Jack死于车祸。Ennis第一次跟露玲说话。她隐约猜到了什么吧?Jack要将一半骨灰撒在断臂山。那是他们的秘密。Ennis去了Jack的老家。父母知道他们的事。一个排斥,一个接受。排斥的父亲告诉EnnisJack一直在憧憬他们的未来。宽容的母亲,让他独自呆在Jack的屋里。Ennis看到了二十年前第一次告别时,他不肯离开两人扭打时自己穿的那件衬衣。穿在当时Jack的牛仔衬衣里。他包了衬衣离开。挂在自己的柜子里。已经够煽情了。打动人的永远是细节。一点一滴流成一条河,无法告别的河。生命就在这条河里。还不够,这一次Ennis把自己的衬衣穿在Jack的衬衣外。从前,是你拥抱着我。现在,是我拥抱着你。即使你已不在。我在你就在。 

       只为这细节,《断臂山》就值得一看。虽然,同性恋题材,不过是李安用来表达的一个壳。他甚至处理得并不十分出色。爱是超越性别的。任何爱在本质上都是一样的,幸福,悲伤,嫉妒,伤害,……并且永不褪色。无处告别。

       I swear …”,不需要我说,你都懂。藏起来,藏到任何人都无法触及的深处。“He was my friend.”结尾反复唱。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