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烟/不吸烟:偶然,命运

    上一个长假,碟店老板给我推荐了不少碟。《工作》、《吸烟/不吸烟》、《爱神》、《西西里的传说》、《鹅毛笔》、《爱你九周半》等等。基本上都拿回来了。光驱挑剔很多不读,或者只读部分。《工作》、《吸烟/不吸烟》算是完整地看下来了。《红》、《白》……

    《工作》是现实主义。意大利新现实主义。黑白影像。卑微的小人物。一个走向社会的年轻人,微小的快乐挥不去的怅惘。等待。等待一个工作机会,等待一个姑娘,等待一次约会,等待转变,等待自投罗网。生活的网。俗世的网。我们的一生都在等待中。等待不可知的命运。等待是一生中最初的苍老。有人说。

 

    《吸烟/不吸烟》是雷乃的作品。导过《夜与雾》、《广岛之恋》、《去年在马里昂巴德》的雷乃。《广岛之恋》、《去年在马里昂巴德》已经被人说过很多了。我很想看他早期的《夜与雾》和更早的画家传记。

   《吸烟/不吸烟》更像是一道数学题。雷乃是解题人。智力训练。从这个意义上说,这一次他和王小波很像。也可以说和博尔赫斯很像。想穷尽某种可能性。或者说列举。不完全归纳法。没有结论。或者说结论是,偶然可以怎样改变我们的人生。每一个岔口都有两种或者更多可能。无限地分解下去。细胞分裂。程序设计。

    是《罗拉快跑》的繁复版。曾经很喜欢《罗拉快跑》的。它的色彩,它的节奏,生命的可能性。我不知道风是往哪个方向吹。后来看了基耶洛夫斯基的《歪打误撞》。人生方向,宗教信仰,政治倾向,性格志向因为诸如赶上没有赶上火车这样微小的事情而截然不同。《罗拉快跑》是向基耶洛夫斯基致敬的一部作品。“偶然,偶然,偶然改写了一面人生。”是少年时见过的一篇影评。写给《魂断蓝桥》。一直记得。当时还不曾看过《魂》。“终于陨落了,一颗星,一个人,一个故事”。“蓝桥依在,魂归何处?”是里面的另两句。

    大部分的电影都在讲故事。大多数的故事,都来自偶然。遇见了你所要遇见的人,发生了改变你一生的故事。而《歪打误撞》、《罗拉快跑》、《吸烟/不吸烟》在讲偶然本身。为什么是三?《诗经》已经回答了。重章叠句。举一反三。一生二,二生三,三生……

    雷乃不满足于省略,他将故事无限地分解下去。琐碎繁复到令你昏然欲睡。就好像让广岛的核爆炸以及它的后续影响无穷无尽地铺展下去。没有想到的是,《吸烟/不吸烟》所有的角色都是由两个人扮演的。这同样是一部挑战演员可能性的作品。

    “不是我选择了命运,是命运选择了我”。席慕蓉。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