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堂上的电影

 

    蒋老师的父亲在现代文学史中占有一席。蒋老师的名字来自《十三经》。蒋老师经常生病。蒋老师教现代文学和民间文学。更重要的是蒋老师还教影视文学。

 

    内容全忘了,除了最初的《火车进站》、《水浇园丁》。课两周一次。每次都放电影。我记得的只是那些电影。甚至都记不太清了。但是,从此,这些电影就和蒋老师连在一起。《天堂电影院》、《小城之春》、《早春二月》、《邦妮和克莱德》、《法国中尉的女人》、《玛丽·布劳恩的婚姻》、《意大利式结婚》、《玛丽·波平斯》…… 

 

    一扇朝向电影的窗打开了。若干年以后,当我开始寻找那部因为缺课没看的《法国中尉的女人》时,我才意识到自己有多信任她的指引。当我再看到这些影片时,当我意识到他们的分量时,庆幸最初的相遇。即使它们不是最好的,也无限接近那个王国。关于电影,关于民族性,关于故事,关于叙述,关于真实,关于飞翔…… 

    一年级选张老师的“艺术哲学”又看了《天堂电影院》和一部忘了名字的日本电影,关于欲望。或许《红高粱》与它有渊源。老师问,《天堂电影院》给你印象最深的是什么。老人说,“托托,你走吧。别回来了!”是的,始终是这一句。 

    下学期,选法语系的电影课。看了侯麦尔系列,《飞行员的妻子》、《爱上女朋友的男朋友》、《夏天的故事》、《巴黎的约会》、《沙滩上的宝莲》、《绿光》…… 贴一些当时的文字: 

    他的东西没有什么情节,只是一些情绪的流淌,更多时候。主角通常都是女性,那种在正常人眼里不甚正常的女性。这一部就算是比较有情节的了。《夏天的故事》就更象是一个女人的自叙。日记体。

         这个导演喜欢用蓝色。还有绿色。总会有蓝天,大海的画面。

        似乎是法国那个时代文艺的的共性。我看杜拉斯的东西,就有同样的感觉。只是情绪在流动。暗流。说不上是小说,更象散文。呓语。 

    后来我上陆老师的电影课,上了很久,甚至在毕业以后。《我桌边的天使》、《十字小溪》、《野草莓》、《芬妮与亚历山大》、《鬼狗杀手》、《狗脸的岁月》、《死亡诗社》、《走出寂静》、《儿子的房间》、《橄榄树下的情人》、《小鞋子》、《白气球》、《开罗紫玫瑰》、《一夜风流》、《影子武士》、《士兵之歌》、《英雄的父亲》、《我母亲的城堡》、《剪刀手爱德华》、《魂断威尼斯》、《祗园歌女》、《巴比特圣晏》、《邮差》、《危情十日》、《蓝风筝》、《人生》、《边城》、《穆斯林的葬礼》、《站台》、《小武》、《看海的日子》、《美丽在唱歌》、《稻草人》、《双旗镇刀客》、《羊城暗哨》、《渡江侦察记》、《柳堡的故事》、《黄土地》……

    常常有传闻,说女生如何疯狂喜欢陆老师。于是,有一次我说,与其说他们的是他,不如说他们爱的是电影,他不过是一座桥梁把一些风景展现到大家眼前,其实校园里真正能被教的东西是很少的,老师能做的不过是打开一扇门。其实至少这话的前部分来自我少年时看的一篇文章。关于文学。后来我总是说,不是学生笨,是老师不知道将学科的美展现出来。不知道跟这篇文章有没有关系?能教的都是末流的东西,我又说。文科是没有必要进学校学习的,我还说。越来越像谬论了。

    最后一年。胡老师分到我们专业。也上电影课,也有电影看。电影中的外国文学。《没有人给他写信的上校》、《玫瑰的名字》、《邮差》…… 段老师的课上,放过《情迷巧克力》,蒂塔,魔幻现实主义。似乎还看过一部更魔幻的,是不是段老师课上的已经不记得了。

    那一年我开始听戴老师的电影课,她的课不放电影,来听课的人很多。多到理教大教室还有人站着听。(和曹老师的课堂有得一拼。以前上陆老师的课的人也很多,现在不如从前壮观了。)文化研究。cinemafilm的区别。“重要的是讲述电影的时代”。“电影是意识形态的腹语术”。蛇蝎美女……故事的后面。这时候,我看了《柏林苍穹下》,看了《碧波女贼》,看了新旧版《小城之春》。没有看《魔鬼代言人》。然后非典来了。中断。离开。遗憾。后悔。

    毕业后,在学校看的电影比在校时还多。开始看书,开始……

 

    继续沉迷。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