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A》:既是安吉拉又是安德烈

       纪录片展以一部故事片收场。吕克·贝松,天使A。这是不是在暗示实录与想象之间的距离,既远又近呢?是刻意,还是巧合呢?并非巧合的是,尾声远比正餐更受人欢迎。

       首先出场的是导演,胖胖的,矮矮的,做出飞翔的姿势。已经够让人喜欢了。他的自我。镁光灯闪成一片。一再要求不要拍照,后来甚至躲到了翻译背后。一再申明是来和观众交流的。然而人们置若罔闻,直把它当作了记者招待会影迷见面会。如果,你真的喜欢一个人,你一定会尊重他。中国人不懂得。这让人害臊。

       当然吕克·贝松的出场自然没有他自己说的那么纯粹。在《天使A》之前,他先放了将于今年年底上映的《亚瑟》片花。同时出售他的《亚瑟》系列丛书。他是之前开幕的上海电影节的评委会主席。上海在办他的回顾展。他是一个制片人。他的下一部电影想与中国合作。而后来就有人提出自己写了一个本子,想与他合作。他说,你应该先找中国的导演来合作,我的第一部电影没有找一个中国人来帮忙。就好象有人问于贝尔·苏佩是否会拍一部中国的纪录片时。于贝尔·苏佩说,中国有世界上四分之一的人口,按照这个比例应该拍出世界电影的四分之一,我期待看到中国人自己拍出的中国纪录。这个人是用英文来提问的,而实际上,很多法国人是排斥英文的。至少法国政府有意抵制英文。

       说到语言。翻译将吕克·贝松的第一句话翻译成,我很奇怪很多人在这里。介绍吕克·贝松的法国人立即说,我很高兴……翻译说吕克·贝松带来了新片的一小部分,资料馆的人立即说“片花”。确实,片花才一分半钟。翻译过程中,吕克·贝松本人甚至还纠正了一个词,hoho

       《天使A》让人想到《柏林苍穹下》、《人鬼情未了》、《薰衣草》、牛郎织女的故事,…… 我还是更喜欢《柏林苍穹下》。在我看来《天使A》最有力的地方或许在它的对话,偶尔流露出来的哲理,仅仅是偶尔。

       人们都提到《天使A》是一部黑白片,这才纠正了我的错觉,我以为在有些时候,它是彩色的。美丽的巴黎,吕克·贝松深爱的巴黎。人们问着与影片本身关系不很大的一些问题。似乎。一个星期之前的事,我已经记不太清了。坐在最后一排的我,想问的是这部电影和《柏林苍穹下》有没有关系?

       同样的是,一个天使来到尘世,为了拯救。还有爱。只是在柏林,或许可以说是一个平凡女演员的自我拯救,同时也拯救了天使。而这一次,天使是一个荡妇,用男主角的台词来说。她是被派下来执行命令的。而被拯救的是一个又丑又蠢又堕落的家伙,还是用男主角自己的话来说。我的野蛮天使邪恶天使。如果愿意,或许可以自动归入野蛮系列。

       我有意用了对比,吕克·贝松说。是的,高挑时尚具侵略性的天使安吉拉。矮小普通退让的倒霉蛋安德烈。这是喜剧的常用手法之一。外型上的差异、错位本身就能让人忍俊不住。灵魂的对比,又进了一步。巴黎圣母院。雨果。先人。

       安德烈不爱自己。如何去爱一个庸碌丑陋堕落把自己弄得无法收拾的自己呢?他象耶稣一样质问上帝,你为什么抛弃我?在他质问之后,跳水之前,他看到了同样要跳河的美女,他救了她,同时救了自己。就象他后来问上头为什么派你来救我?她说一定是因为你内心善良。是的,他平凡卑微懦弱,但他不能忍受她为他出卖自己。她告诉他,其实他很漂亮,善良仁慈美丽。你就是我,我就是你。我怎么可能是一个女人?当然可以,你那么敏感,那么善良,在本质上就是一个女人。更早以前,她说,人是不能只看表象的。你爱我,你爱自己。他望着她,望着自己,终于,对自己说我爱自己。流下泪来。天使的任务就是让他认识真正的自己喜欢自己释放自己。

       然后,他终于有勇气向天使表白,我爱你。轮到天使逃避了。因为爱。已经为你破例了。我告诉你我的真实身份,我告诉你你的未来。嫉妒。天使嫉妒一个凡人的幸福。因为动了心。这个傻的笨的矮的丑男人。你告诉我要诚实面对自己,你自己为什么做不到?无言以对的天使负气地要早早结束这任务。因为不可以。神与人之间,距离—— 安德烈勇敢地向他的债主算计者表达他的忏悔不屑和满足。世界亮了,因为我爱上了一个天使。

       泪流满面的天使落荒而逃。任务完成了,翅膀显露出来了,张开,飞翔。没有你活着没有意义。安德烈紧紧地抱住安吉拉的腿。泪流满腮。失衡。坠落。还是当初他们跳的那条河。安德烈拼命地找,没有安吉拉。爬上岸来。失魂落魄。水里有动静,有人爬上来了,是安吉拉!湿漉漉的,没有翅膀的安吉拉!紧紧地拥抱,拥抱这平凡而弥足珍贵的幸福!

       安德烈的泪水在这里是不是有一种仪式的作用呢?就好象童话里,公主亲吻青蛙以后,他才能变回王子。咒语解除了。王子与公主从此过着幸福的生活。童话,童话总是没有的,所以我们需要童话。

       天使A,天使安吉拉,天使安德烈。我拯救你也是拯救我自己。我被救也救了你。吕克·贝松则说,我既是安吉拉又是安德烈。是的,是的,我们都是。吕克·贝松说世界通常是由女人拯救的。这部影片送给所有女性。吕克·贝松是可爱的,他骨子里的女性气质很重,至少这一次,他显露出来了。散场前,他抱着观众,在确认之前姑且当作观众,献的花,在舞台上,走动,自我陶醉地。他不走安排好的路线。他在上海对媒体则是另一副面孔,酷酷地。这个双鱼座老顽童。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