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王子的玫瑰花

                 淋漓襟袖啼红泪,比司马青衫更湿。
                 伯劳东去燕西飞,未登程先问归期。
                 虽然眼底人千里,且尽生前酒一杯。
                 未饮心先醉,眼中流血,心里成灰。

                                     ——西厢记·长亭话别

       dog的家在上海,她的bf在上海,她的工作在上海。回去是再自然不过的事了。然而,她说,无比想念北京。在到家的第二天。那些挣扎,不是从今天开始的。不过,若真留在了北京,又会无比想念上海的吧。两个城市,两个城市都会用回的城市。

       记忆,在园子的每一个角落,在朋友们狡黠的笑里。有一天也会淡去的吧?不会淡去的是什么呢?总有些什么是不会淡去的。青葱岁月。花样年华。和你一起走过的那个人。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