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万圣米行的河埠头

       万圣米行的河埠头横七竖八地停泊着从乡村里出来的敞口船。糙米五块,谷三块。……清晨,突然想起这两句,无端地。水乡。人们的生活。更早些,看了看从前的南方,写作,景哥,粉红色大车。人间烟火。日常生活。人生。

       搜索《粜米》,得知早在三年前,它就和《伏尔加河上的纤夫》一起被逐出小学课文,罪名是内容过于沉重。

      “据介绍,由于部分老课文多是揭露旧社会和资本主义罪恶的文章,学生很难理解到政治和阶级的高度,所以会逐渐减少。现在增加一些颇具人文性、科普性的文章,让课文更具时代气息。
  
  老课文淡出会不会淡化爱国主义教育?重庆市教委有关人士表示不会,他称学生可以通过政治课、历史课了解这些内容,而小学语文教育不应安排太多令孩子们感到沉重的内容。”

       我只能冷笑。甚至起了以后自己教孩子的念头。开设一门课程的目的是什么?我没有那么崇高,动辄爱国主义。但是,教育是什么呢?就是你忘了以后,还剩下的东西。巨赞这一观点。那么,二十年以后,我们还记得的课文,落伍了。按照这个逻辑,诗经庄子楚辞唐诗宋词元曲更过时了。百转千回是不合时宜的,汪洋恣肆是不合时宜的。驱逐,统统驱逐。古代汉语古代文学可以休矣。文化之根,生生截断。那么,不必学中文了吧,只学英语就好。文化上的进化论。多么可悲。那日电台说,一毕业生短短的两百字简历里,有12个错字。你们去高兴吧。

        没找到《粜米》,供下载的叶圣陶文集也没有《多收了三五斗》。而它的就业版,有朋友给我发过的。我们且去看,代替它的周天王的《蜗牛》吧。平白,又没有童谣的简洁。这样的文字,去代替,……语文,文字之美,丢了根本,……

       从前,我们还假模假样地开书法课,写毛笔字。现在的孩子还学么?现在的孩子,还学汉字吧?有一天,他们和我们一样,也不用写了。键盘,敲打,拼音输入。横平竖直,闻所未闻。书法,有一天也会象恐龙一样绝迹。博物馆里古人莫名其妙的涂鸦。我们的眼睛迅速地转向五彩斑斓的现代艺术。我们也许很熟悉西方绘画,可是说到国画,……宁静淡泊是不合时宜的,形简意深是不合时宜的。

       泥古不化是要不得的,世异时移变法宜矣。我们多么与时俱进啊,并且乐观自信。“所以,由此来看,从金庸到刘翔,再从刘翔到周杰伦,不仅仅是将一段武侠小说载入课本,将一首流行歌曲引入教育,这一做法和现更是一种姿态,一种发展的姿态,一种人文的姿态。毫无疑问,这种积极的务实姿态,是现代教育理念的进步。”中国少年说。美哉我中国少年,壮哉我少年中国。

       说到历史课,小学中学,都是一样的。干巴巴的皱巴巴的,没有生命。板着脸,为了让你忘记。政治课,你凭借中学所学,可以应付很多年,……根据课本设置,我们可以得出结论,中国人的思考能力是永远的十四岁,而且健忘,所以,只好一遍一遍地重复学习“一”。

       那日,jf说孩子没有送去幼儿园,因为老师素质太差。我只能沉默。如果不是个人,而是整个系统呢?如果只是戕害呢?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