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企鹅日记》:俄罗斯冬天

        不说它的画面,不说它的音乐。这样的声音与画面注定是来蛊惑人的。让人想到《迁徙的鸟》。是的,他们是同一个导演:吕克·雅克。人们盛赞它的美丽,说,让人忘了它是一部纪录片。其实美丽的纪录片不少呢,前几天《再说长江》播九寨沟黄龙洞,解说词或许一般,但仙境不需言语。

        人们提到《动物世界》,《动物世界》不会用拟人的手法来完整的呈现一个阶段。是的,《帝企鹅日记》有很多常识没有交代,作为纪录片。它甚至没怎么介绍他们的敌人,除了天气。因为它是一首诗,一支歌,生命之歌。

        人们说《帝企鹅日记》是讲企鹅的。但是,很多时候,我有些恍惚。很多时候,我看到的已经不是企鹅,而是生命本身。看着他们蹒跚地走着,有时候,你觉得那是些人,着黑衣的传教士。多象是俄罗斯的冬天,那样顽强的生命。肃然起敬。

       与解说有关。你可以说,它是在解说这件事,你也可以说,它在讲述广义生存。动物的,植物的,人的。法文对白偏于讲述体,中文配音偏向戏剧体。虽然,在内容上,应该是一样的。陶虹何炅胡静的发音或许不够字正腔圆,但这种动画片似的配音显然更容易打动人。尽管他们说,不能处理成卡通似的。这样的中文处理,也许让人觉得不够客观。但是解说词本身,就注定了,它是一首歌,一首生命之歌。那稚嫩的童音与弱小的企鹅相得益彰,同样让人怜爱。我以为,中文的声音处理更成功些。要做索性做得更纯粹彻底些。

        落单的人,命运注定悲惨。

        谁能够支持到最后呢?是寒冬还是生命?

       你救了我,靠在你的身边好幸福哦。

        …………

       我写它,背景音乐是它自己。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