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日老板问,什么是开悟?众皆默然,我亦在其中。不过,突然对这个词,我有了自己的定义。虽然我不懂佛教,不走灵修之路。我以为开悟的那刻,光明澄澈,平静喜乐,无边无际,世界呈现出完全不同的景象。就好象《圣境预言书》里呈现的情形,就好象《天外有天》描绘的濒死景象,就好象《深夜遇见苏格拉底》里瞥见的同在的世界。也不见得能持久,既然有书叫《狂喜之后》。《功夫熊猫》里印象最深的是师傅一边打坐一边说“Inner peace”,反反复复。

        看《心想事成的秘密》,是完全可能的。只是根据能量守恒原理,资源不可能是无穷无尽的。印象最深的是神话学家约瑟夫·坎贝尔的“跟从你的快乐吧,宇宙会在四面都是墙的密室中为你打开一扇门”。让人想到威廉·布莱克的“一旦觉知之门得到净化,万物将如其本来面目般无边无际。”大门乐队,吉米·莫里斯。

       1966年的《龙门客栈》是一部非常出色的片子,比徐克26年后的致敬作品扎实。胡金铨将节奏掌控得很好,心理的节奏,丝毫不比希区柯克逊色。这在他的《空山灵雨》里也有突出的表现,扣人心弦。有人说《空山灵雨》是一部与禅有关的片子,其实不然。它说的恰恰是庙宇和凡俗的界限是不存在的,虽然这或许并非导演的初衷。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