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雨,大雨

       下雨,大雨。前面的房子都进水了,我们这两排没有。停电,我只担心编辑生气,果然她都不回短信了。

       我淌着及膝的水去买蜡烛,出门的时候,似有什么掉了。门口的人说你的东西,赶紧捡。东西都在手里啊。半路意识到钥匙掉了。又回去找,没落在柜台,那就是门口的水里了。用脚试探。那人说你刚才还不信,又说用脚怎么可能找到。我一只手举着伞,一只手握着蜡烛火机钱。人多。水也脏。所有下水道里的水都出来了。又淌水回去。每走一次,水深一点。一遍一遍地冲洗,到挽着的没碰水的裙子都湿了。离开的时候,居然有人走过了还回过头来看。

       从开着的窗户爬进去,好在屋里居然还有一把钥匙。想起,lf当年在门上贴着,出门前要做的事,带钥匙是其中一项。单身的人,有时候真的是很惨啊。你甚至想不到哭。

       爸爸说,换锁吧。弟弟说,你的脚不能碰那些水。有一年,长春的雨水难得地漫过了脚,后来脚就成蜂窝了。爸爸说,那是细菌,海南的雨水就这样。好了以后,百毒可侵。好在近来没地方破皮,应无大碍。温暖。这世界你真正拥有的不过是那几个人。在那里,一直在那里,即使隔着千山万水。

       夜里,据说是来了110排水。水褪去,去巡视了一下,不见钥匙。小卖铺的老太太说,没顾上。小店六年来第一次进水。清晨,我去吃早点,途径小卖铺,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老伯举着锈迹斑斑的钥匙问,这是你的么?是的。面目全非。我依然认得。居然竟然还能找到!!!

       记忆里,从未丢过钥匙。广播站的那枚大钥匙跟了我四年。有一次,找不着了,抓狂。w说,你做不了大事,你的心思都被小事占据着。一直记得。是啊。现在,我又想起那枚钥匙了。还回去了?又或者还在家里?有些钥匙你是丢不了的,即使丢了,它也还在。

       radio里,郁舟phoenix两个活宝真让人开心。胡写了停电的雨夜,真好。一种新闻的恍惚。院门口的水和西门的不相上下,我的窝棚和建青的不相上下。疏影说,有你的夸奖,作者很美呢。她的回复,也让我很美呢。一切都好,除了韩对疾病的担忧,除了我马上得交活。

        天暂时晴着,空气清新。


评论

  • 今夏北京多雨!看来你不适应哦

     回复 太囚 说:
    我甘之如饴。我只是有些怕,怕这反常本身。
    (2006-08-03 17:03:32)

    太囚 | 发表于 2006-08-03 15:20:14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