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画家与诗人和疯子一样是得到特许的。

 

            ——保罗·委罗内塞(15181588

 

 

他用笔给木头以灵魂,给画布以生命。

 

            ----埃尔·格列柯(15411614)墓志铭 

 

我的要求并不高。我只希望能在画布上留下一些东西,有作画的权力,并找到一个作画的理由。

            ----文森特·凡高 18531890

 

    凡高喜欢高更,但高更却只喜欢塞尚。而塞尚却谁都不喜欢。他把凡高看作是手拿调色板的疯子,而称高更是“骗子和小偷。”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