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需要别样的《东京审判》

    9.18看《东京审判》。并非刻意,碰巧赶上了。人很多,踩点到的我站在乌有之乡的最后。或许只有站着才能表达我对那段历史的敬意。对历史,但不是对影片。影片很一般,没有这题材应该具备的力度,那种楔子一样的穿透力。除了最后的审判投票让你的心稍微绷紧了一会。但那安排也实在拙劣,前面几乎都是反对票,后面则都是赞成票。在一番摇晃之后,发生这种情况的概率应该很小。

    《东京审判》不过是投机之作,主旋律,重大历史题材,可惜没搭上60周年那趟车。看过《炒房炒成房东 拍片拍成制片》后,你就不应该对这部片子有所期待。即使初衷不是如此,那么做一件力不能及的事是对自己和历史的不尊重。特别是在这一题材上。如果你不能做什么,至少你可以沉默。

    它甚至不如20年前的《屠城血证》。当然,永远也不要跟雷乃的《夜与雾》比。贾樟柯说,我没有想到的是,在阿兰·雷乃这样的大师面前,《三峡好人》怎么能得奖?那么我们要问,在《夜与雾》之后,在张纯如的《南京大屠杀》之后,在克罗德·朗兹曼的《浩劫》之后,我们还怎么敢拍那些没有灵魂没有反思的浩劫?然而我们可以。一再地。虽然《东京审判》不是纪录片,也不是苦难史。我们需要东京审判,但不是这一部。等待张纯如。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