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藉着文字认出彼此,那么接下来的问题的,你喜欢的是这个人,还是这些文字呢?你不能抗拒的是一首歌,还是那个歌手呢?

       喜欢Margot,通过她的文字,通过她日志里的音乐,几乎每一首都是我喜欢的。这一首是Delicate。

       新的文字没有标题,叫它取暖好不好?叫它抵抗力好不好?

       11月7日

       ……

         Margot

       蓝衫笔下朱砂毫,

       郁郁阶前青苔篙。
       不得椅桐锦绣枝,
       一展九天迎春早。
       空许双鲤念真真,
       难寄蟾宫声渺渺。
       潘郎本非同心人,
       何来求结同心草。
 
       曾经为了拒绝一位为我写下数首新愁旧恨古典诗词的文学青年,我捡起荒废已久的平仄,年少轻狂地回上这首七律。今天删信,再次看到,自己不禁哑然失笑。
       年少轻狂。
       毫不掩饰地当面嘲弄,只因为我瞧不起依靠语言的男人。
       中文系、外语系、哲学系……半个眼也瞧不上这些学科的男生。我一直相信,依靠语言力量的人,统统都是生活中的弱者。语言上的爆发,往往是因为生活中某个出口的堵塞。这些人被困在一间无门无窗的房间中,用自己年久失修的指甲和眼睛,在墙壁挠出一行又一行根本无人能懂的疯人呓语。我从来都瞧他们不起,他们是一堆一无是处的失败者。
       我一直以为自己和他们完全两个路子。
       直到有一天,突然发现原来自己也是他们其中的一员。毫无知觉地被囚禁在一间无门无窗的房间中,而我的身体就是那间房。
       莎士比亚写道,“没有什么比希望不平凡而更平凡的了。”
       张学友唱,“我的眼睛看不见我自己。”
       小爷说,都是浮云。
 
       谁和谁不一样啊。
 
       漂着。
       都漂着。
 
       其实没有什么比语言的力量,更加能够征服一个像我这样的人。
       我肤浅的内心总是相信,那些轻浮的话语,总有一天会尘埃落定,变成磐石,生生世世,永垂不朽。
       我们在一起,不是因为有着同样的笑容与气味,而是拥有着共同的语言。
       我们谈论不同的话题,我们为彼此不同的观点而争吵不休,可是我能够理解你,你能够理解我。
       我不相信你没有关系,我相信你所说的话。
 
       语言比拥抱更加适合取暖。
 
       所以我要收集很多很多的我爱你你爱我,你想我我想你,我要把它们串成风铃挂在床头。晚上下床上厕所的时候,会不小心撞得它们叮咚乱响,然后就不会害怕厕所里长发飘飘的白衣女鬼和镜子里自己轻薄的虚像。
 
        有人问我今天北京冷不冷,我告诉他,风停了。

评论

  • 我可从来不瞧不起依靠语言的男人,因为我自己也是个依靠语言的女人,准确的说应该是依赖文字吧。通常女人也害怕不懂语言的男人,这会让她们觉得这是在同机器说话。你的文字真美!

     回复 夕昔 说:
    缓慢地看着的人是你么?有人缓缓地翻着页。我猜。谢谢!
    你说的应该是margot的文字。我标注了的。有一个规律,大家称赞的往往都不是我的文字。我也习惯打击了,呵呵。
    (2006-11-08 23:57:27)

    夕昔 | 发表于 2006-11-08 23:33:3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