蜻蜓点水

       基本上不看外国诗歌。首先是语言横亘其间,不懂外文,就只能看译文。很多有名的诗人,我去看一眼觉得不过如此啊。往往只是一杯白开水,一点诗的味道都没有。幸好我还没有浅薄到以为真的不过如此。以为诗是不可以翻译的。

       看到过李白,苏轼,曹雪芹的东西译成外文,看第一句就不忍再读。私下想,外文诗歌变成了中文也难逃这种厄运的吧。小说、散文还好,它大致的东西还在那里。可是诗歌,…… 曾看过同一首诗的不同版本,给人的感觉确是天壤之别。功力。用“失之毫厘,谬以千里”来形容固然夸张了点,不过大致还是符合的。 

       难怪王小波说,文字功底最好的是翻译家。是啊,在两种语言之间穿梭自如不是谁都可以做到的。可惜这样的人终归少。

       曾有日语老师说,其实村上的文字不过如此,是林少华的译笔好,他的东西才在中国这么风靡。说到语言,我没有发言权。不过村上的东西确实还是有能吸引人的地方。

       也有例外,譬如彼特拉克,看他的第一首诗,有一句是“我既燃烧又在冰窟中冻僵”,就喜欢上了。翻了翻他的《歌集》,喜欢。“每天我诞生一千次,死亡一千次。”有一首诗的开首是:“命若游丝,命若游丝,命若游丝”。不论译文怎样,喜欢。

      约翰·但恩是中世纪玄学派诗人,是主教,但是他的东西也还是可以读的,呵呵。“丧钟为你而鸣”即出自他。

      2002年09月14日11:22:13 星期六


评论

  • 看看。

    ld | 发表于 2006-12-20 12:39:36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