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外国诗

看到这个话题的最初是不想作答的。
就好象面前有一匹马,我本能地选择放弃,既然我不善骑术。
不过有人在召唤,上来吧。
看着偌大的草原只有一个人孤零零地在那里,有些不忍了。
咬牙,上马。
我知道我不可能表现好的,在一个陌生的世界里。
我知道每走一步都是艰难的。

我知道我一定会漏掉很多人的。
清晨,突然想到了泰戈尔,连他都忘了,那我忘了的人岂不是很多?

那么换个题目吧,说说我是怎样看外国诗歌的,也许会稍微好一点。
我通常会选一个相对好一些的译本。
譬如艾略特,我选了汤永宽的《情歌、荒原、四重奏》,显而易见,不全。
前两天碰巧,看到赵萝蕤、张子清译的《世界诗苑英华·艾略特卷》,便从架上取了下来。诗收得多一点,但是我还是觉得译文不够好,因为有比较的缘故。好象,《荒原》的注解这个版本全一些。

我一般会选当代诗歌。还是因为译文的缘故。
通常,好象是先看诗,然后看他的介绍。
(狄金森是少有的,我对她本人的兴趣大过她的作品。)
有时候会发现,哦,原来写得这么好,是诺贝尔得主啊。
当然诗写得好的不一定都是诺贝尔得主。
这样的集子,往往每个人只收几首诗歌。
所以问到我喜欢哪一个,就不免茫然。
有的诗人我连他的名字也没记住呢。
但是,他的诗是喜欢的,至少进入我视野里的是喜欢的。
而这些人,很多是不熟悉的人没有听过的。
至少很多人以前我是不知道的。
东欧、美洲、甚至非洲,……

现在手头关于诗歌的几本书,除了前面说到的赵版艾略特,还有林贤治主编的《子夜的哀歌》,吴忠诚写的《现代派诗歌精神与方法》。前者是诗歌,后者是诗论。其实后者放假前就借了,始终只是在看里面的诗歌,虽不多,几乎没看正文。回来还了,又借了馆里的另一本。应该不错的。感觉他对现代诗的流派、诗人、脉络了如指掌,而且思路很清晰、论证也应该很有道理,虽然我始终没看。感觉。要命的是,他选的诗很对我的胃口。

【 在 airya ( 雪莲花开 白衣飘去) 的大作中提到: 】
: 怎么说呢,我是喜欢诗多过诗人的。
: 对我来说作品更重要。
: 有时候很难仅仅以诗人划分。
: 也跟我看的诗有限有关吧。
: 给出此刻想到的一些人吧:
: 彼特拉克,多恩,里尔克,艾略特 ……

2003年03月03日15:09:49 星期一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