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安,所有不眠的人
 
        “请哭泣吧,不眠吧,为了入睡。”我已经不记得是帕斯捷尔纳克说的,还是里尔克说的。我倾向于是帕说的。
 
       紫芒说,你要早点休息。韩说,你要早点睡。好的,好的,我答应。而我还没有睡,现在。我知道还有一些人也无法入睡。由于这样那样的原因,或者没有原因。想起那首《晚安,北京》。晚安,所有不眠的人。
 
       说到里尔克,前日见了辽宁教育出版社的《杜伊诺哀歌》译本。刘皓明翻译。第一首第一句,就比平日所见的译本要好。可惜,现在已经不记得了。北大法学学士。后来出去读了比较文学硕士,哲学硕士博士。北大,北大,你不断地遭遇她。即使,有时候,想要忘记。
 
       贴第一首的第一节吧,绿原译。

       如果我哭喊,各级天使中间有谁 
       听得见我?即使其中一位突然把我 
       拥向心头;我也会由于他的 
       更强健的存在而丧亡。因为美无非是 
       我们恰巧能够忍受的恐怖之开端, 
       我们之所以惊羡它,则因为它宁静得不屑于 
       摧毁我们。每一个天使都是可怕的。 
       于是我控制自己,咽下了隐约啜泣之 
       诱唤。哎,还有谁我们能 
       加以利用?不是天使,不是人, 
       而伶俐的牲畜已经注意到 
       我们在家并不十分可靠 
       在这被解释的世界里。也许给我们留下了 
       斜坡上任何一株树,我们每天可以 
       再见它;给我们留下了昨天的街道 
       以及对于一个习惯久久难改的忠诚, 
       那习惯颇令我们称心便留下来不走了。 
       哦还有夜,还有夜,当充满宇宙空间的风 
       舔食我们的脸庞时——,被思慕者,温柔的醒迷者, 
       她不会为它而停留,却艰辛地临近了 
       孤单的心。难道她对于相爱者更轻松吗? 
       哎,他们只是彼此隐瞒各自的命运。 
       你还不知道吗?且将空虚从手臂间扔向 
       我们所呼吸的空间;也许鸟群会 
       以更诚挚的飞翔感觉到扩展开来的空气。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