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只道是寻常

       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沉思往事立残阳。    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

        年少的时候将纳兰的这首《浣溪沙》抄在笔记本上。现在还记得那笔记本的样子。绿色的封面,软的。一个小女孩,恬静,飞扬,自我,卡通。应该是英语笔记本。

        每一句都好。最好的是最后一句。怅惘。

       若干年后,看到另一首词,“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西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骊山语罢清宵半,夜雨霖铃终不怨。何如薄幸锦衣儿,比翼连枝当日愿。”我立即想到了那一首。纳兰,又是纳兰。这一次是第一句,第一句就含了悲音。开始,开始总是美好的,然后呢?有多少人可以逃过命运?

       人生若只如初见。当时只道是寻常。即便当时就知道不寻常又怎样呢?就不会来了么?那必然的结局。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