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篇文章收了也有五年了。 

                                          看不到的风景

                                              绽放的烛光

  我和叫柯然的女孩在一起,总有些惺惺相惜的味道。
  她是那种懂得珍惜自己和美好的人,读书的时候,和我坐在一起,能够一边吃着蛋糕,一手拿着铅笔画素描,还会一边去聆听walkman,那时候我就觉得生活原来可以水一样幸福,缓缓地流淌。
  她始终是专注的透明的女孩。
  毕业的时候,有男生走来,送了一幅画她,画的是柯然,靠着课桌,看见窗外薄荷一样的月亮。
  柯然不以为意,她说,为什么要是有月色的夜晚呢,该是阳光灿烂的天气才好,我不是一个喜欢阴翳的人,又是一个不了解我的人。我忍俊不禁,却霸道地将它悬挂在她的单人宿舍里。
  她的单人宿舍是她买来的一栋房子离我不算远。有空的时候,我乘车过去,帮她整理一下乱糟糟的书堆,养的有些憔悴的花草。
  有一次,我送她的仙人球死了,她露出唯一一次惨痛的样子,她说,真是惨啊,它一点都不眷恋我,忽视我的好,落的如此下场。说罢,过来搂住我,说,还是你好啊,还是你懂得爱我。
  她20岁生日的时候,我提了蛋糕过去看她,是夏天,她穿着无袖的黑T恤,泛白的牛仔,光着脚在地上走来走去。然后,心神不宁地拉我,拖我去街上。
  最后,在一个僻静的巷子站住,在一棵大树下,有一个老者摆了一个算卦的摊子,很老了,我都不知分辨他真实的年龄。
  柯然什么都问,老者多是夸夸其辞,我倒是非常不满。柯然说,难得啊,总能有这么好的心情就好了,我觉得他说的是真的呃,每年,我以后都要来,你要陪我哦。
  她的爱情据说从西边来,她认真地等,有一个男人在城市西边的地铁站和她相遇,然而他已婚。我说,算了,挑一个啊。她笃定地摆头,总会有一个人是等我的。她说。
  2000年,我一个人半夜的时候看周星弛的《大话西游》,紫霞说,我相信那个人,一定会驾五彩祥云来迎娶我。我的眼前就想起柯然的样子。
  周星弛在媚俗的港台片中,永远地那么下三滥下去,但大话西游的情景令我哽咽。
  是99年的事了,99年年末下了大雪,柯然驾车出了事。
  她的已经离异的父母来。却再也唤不醒那个两人都想争抢的女儿。
  那个被别人形容为月色一样的女子,生命却是如此薄脆不堪一击。
  我总以为她到什么地方去,然后突然地回来。别人都说是意外。
  2000的夏天来得早,柯然的生日,我又去了那里,那条僻静的巷道,那树散漫的凤凰花。我只是来找影子的,岁月没有急着收走的影子。老者仍在,他递给我一个包裹,上面有我的名字。他说,有个女孩说你会来,托我把这个给你,差不多有半年了。
  我独自在家里拆开。里面有她最喜欢的一些书籍,还有给我的信笺。
  贞和:把我最喜欢的留给你了。我很喜欢你的,可我老是觉得压抑,没有办法,我只好一个人走了。我舍不得你,你要偶尔想我吧。

  我一个人在大街上走来走去,再遇不到我想见的人。我老是一个人在家,守着租来的一大堆影碟,直到凌晨。再后来就看见周星弛了,我终于泪雨滂沱。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