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日坐公车,对面坐着个小女孩,我坐下的时候,她似乎在和我说话,但没听清,也就没有回应,心下歉然。她时时打量我,正如我观察她。说起来她的样子,有些像少年时的我。只是又显然不是我,脖子上挂着玉,穿着耳钉,戴着手链,粉色的上衣和裙子。快到的时候,她又跟我说话,问我的耳机贵不,她的坏了,问怎么下电影到mp4。问她上几年级,答6年级了,不在北京上学,妈妈在这里上班,假期自己坐车来的。安徽人。我第一次出远门,比她大很多呢。在同一站下,我要找一个地方,她说她妈妈在华堂上班,要帮我打听,她果然帮我向路人打听。一个孩子帮成人问路,角色颠倒,感觉很怪异,不过似乎也自然,她显然比我热烈得多,适应社会得多。虽然,暗地里,我又多少有点担心她。告别的时候,她跟我说,姐姐,再见。被小学生叫姐姐,……    

      突然有些机会自己跑来了。似乎知道答案,却又权衡徘徊。慎重是因为,没有青春可以挥霍了。

     月食过后,稀里糊涂地给自己找来了麻烦,很夸张很离谱,完全昏头了。一念之差,地狱天堂。世界上的事多半如此。关于选择,关于人生,念念相转。在这选择间,人生也就截然不同了。没有删除键,无法回头。好在祸福相依,山穷水复,柳暗花明。

 

 


评论

  • 还没有挥霍,青春就早已消失了...
    颂友:安!笑!

     回复 三错 说:
    但流逝的时光也可以让我们变得从容,它将沙石磨砺成珍珠,:)
    祝好,一切!

    (2009-08-29 13:42:24)

    三错 | 发表于 2009-08-28 20:48:13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