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是最艰难的一件事情

      2006年8月27日下午,胡因梦作客新浪聊天室

      网友:胡老师你好,一年前我有很强烈的死亡体验,从那以后就想关于死亡的体验,越想越痛苦,我曾经想人一死什么都不知道了,所以活着就没有什么意义。每当想到这个问题我就很彷徨,不知道胡老师能帮我一下吗?死亡是什么意义?

  胡因梦:我曾经翻译过一本书,叫做《恩宠与勇气》,这本书一定会带来启发的。因为这个书的作者,主人翁就是我刚刚提的那位作家的太太,这位女士好不容易碰到这位作家,两个人一触钟情,就是说当那位作家搂着她腰的一刹那,这个男主角不由自主的搂了一下她的腰,他感觉他们的能量就在强烈的交流中。短时间以后他们就结婚了,他们觉得是这一生很不容易找到的灵魂伴侣,但是真正到他们去论及婚嫁的时候他们做了体检,结果这位女士发现得了第三期的癌症,结果他们短暂的五年的婚姻,全部心力时间都花在抗癌。他们全世界另类疗法,主流的疗法到最后全部失败,这个主人翁后来发展出60个肿瘤,脑部有巨大的肿瘤,这个痛苦是不可思议的,但是这个人热爱生命,她每天背着氧气桶,身上扎了不知道多少针孔,然后化疗伤害到她头发全部掉光,她经历了无数痛苦,但是她可以克服所有的痛苦,但是她可以从这样的痛苦状态里面活出快乐,甚至在最后她死亡的那一刹那,她还可以得到心中真正的一个自由跟解放。我听说在大陆这个书已经翻译出来了,如果能有机会的话,我鼓励这位朋友去读一下《恩宠与勇气》,也许可以给他生命带来不同的启发。

  主持人:五年的抗争?

  胡因梦:对。

  主持人:可以说是五年的幸福吗?

  胡因梦:五年极度的痛苦,但是也是巨大的成长,我不知道是不是幸福。

  主持人:好,《恩宠与勇气》,这位朋友可以通过阅读,尝试解决你的心理问题,也许会有帮助。

  网友:看了胡小姐的自传,对这个自传对有很多对性经历的坦率了解很吃惊。(笑)刚才谈到这位癌症患者,突然有了短期找到灵魂伴侣的感觉?

  胡因梦:我这个人很敏感,如果我跟这个人见面的话,会一定有一个熟悉感。

  主持人:这样的感觉一定会导致婚姻吗?肯定是不一定的?也许只是说灵魂上的交流?

  胡因梦:对,可能有灵魂上的交流,可能是精神上的交流,也许会有爱情发展出来,但是到了慢慢走着走着,你就会揭露这个关系的真相到底是什么。

  主持人:在这种情况下,可能发展出无性的爱情,或者无性的婚姻吗?

  胡因梦:有可能发展出一种精神性的友谊。

  主持人:您的用词和我的不一样?

  胡因梦:就是一种非常深的一种情感的触动,但是这个情感的触动不一定要论及性别男女,纯粹就是人跟人之间的。就是说当我们把我们这种性别意识穿透抛掉的话,其实人跟人之间随时可能有这个交流的,只要两个人都够开放,没有既定的一个成见,它是很可能发展到这样子的。

  主持人:但是从我的角度理解好像很难,发展到这个层面?

  胡因梦:因为我们有很多的社会禁忌,我们的社会禁忌通常都是认为说陌生人跟陌生人之间,不应该有那么直接了当的眼神交流,或者说一种畅然无阻的,两个人之间的呼应,这是一个全体人类社会都有的禁忌。不过西方社会这样的禁忌少一点,在保守的东方社会这种东西比较多。

  可是人事实上获得能量最大的就是人,人跟人之间如果没有恐惧,也没有进一步的奢想,而只是我们相会的那个刹那能够交流就会带来很多的能量,而这个能量又能存在人的孤独感。可是因为社会禁忌我们把这样的机会压抑掉了。

  主持人:所以很多人在面对这种机会的时候就错失了,或者更多的人会选择,我觉得太累了,或者那样太难了,还不如选择一夜情,还不如选择性上面的交往?

  胡因梦:对,其实一夜情跟性上面的交往可能是最不亲密的,因为器官跟器官的交合,它根本不带着任何深刻的情感跟情绪,它可能只是很机械化的动作,或者是某一种生理上的快感。那一部分里面事实上不太多真正的亲密性。

  主持人:可是要的就是这种生理上的快感就够了,很多人就是这样。

  胡因梦:很多人就是这样,尤其是女性比较多,女性多半对这样的交往不会感到满足,因为她要的还是在情感上的连接。

  主持人:这种情感上的交流和信任,或者我们说爱,很多人都可望不可求,没办法能够达到,所以就干脆放弃或者通过别的渠道来宣泄,这个问题问的太大了,怎么办?

  胡因梦:那种信任的默契是人的障碍,就是没有办法把自己的怀疑放掉,或者是很多的防御机制放掉。其实这个怀疑多半表层看起来是对对方怀疑,其实你探索到最后你会发现是对自己的怀疑,怀疑自己的价值,怀疑自己够不够好,怀疑自己是不是值得对方能够长久的忠实对待,这个怀疑就会让我们投射出对对方的怀疑,然后就造成两个人之间的阻隔。所以我们说身心灵整个的一个自我一种修养它太重要了,如果我们不去把内在里头这些深层的问题看到的话,即使是一个婚姻,长期的伴侣,两个人之间可能都像陌路人差不多。

      主持人:很多朋友都很悲观,包括其实也有一些不信任的态度对待这样的事情。您什么时候有过?

  胡因梦:我早期时常会有,几乎在每一个恋情里面,走着走着就有很多的怀疑出来了,很多的不安全感。所以在这个传记里头也写到过去几乎有好几个爱情关系是走到差不多一年半,就结束了。

  主持人:就这个坎上?

  胡因梦:对,就是这个门槛过不过,就逃掉了。结果碰到我这个伴侣,我们开始真正密切相处,我们通过非常多的关卡,现在有了真正的默契了,这个对我来讲太重要了,我这一生可以说透过这个关系有了一个突破。

  主持人:这是第一次突破吗?

  胡因梦:很多的失败经验终于这次突破了。

  主持人:我问一个稍显不合时宜的问题,您对现在这份感情和现在这份关系真的有那么自信?相信它不会因为时间或其他的事情?

  胡因梦:我所谓的突破就是说你有能力可以允许将来它产生变化,而这个自由度不会影响现在关系的好跟密切。

  主持人:更大的一种宽容?

  胡因梦:对。

  主持人:可能想得更开了?

  胡因梦:其实就是内在的恐惧被完全揭露了,透过这个过程被完全揭露了。

  主持人:恐惧已经不见了?

  胡因梦:恐惧是必须要透过揭露才能够不见的,如果说里面有早期成长经验的早期你没有把它掀开来看,也就是说没有通过带给你的挑战,你没有通过愤怒,没有通过哀伤,没有经过跟对方挣扎的过程,那个恐惧不可能完全被看到。

  主持人:可能新的恐惧不断来,接踵而至?

  胡因梦:不是,一层一层来,你就看到了,看到了,越看越清楚,以后这个恐惧就消散了。

  主持人:这种境界,或者说能力,一定是跟阅历或者是年龄有关吗?比如说我再得经过二十年才能做到,会吗?(笑)

  胡因梦:我相信需要一些阅历,一定要时间的。

  主持人:唉(笑)叹口气。

  网友:我不知道您对同性恋问题怎么看?我惦记一个人(同性),我们只因为单位合并,相识七个月,我为她的真实经历所打动,内心很怜惜她,其实她并不似我如此,只是当下一直如此,如何能够不执着而忘记,我不理解自己为何如此。

  胡因梦:你翻译一下好吗?你理解之后翻译给我听听。(笑)

  主持人:他说的这个他,第一人称我是女性的她,所以这位朋友也是女性,因为单位合并相识七个月,内心放不下她,对方还不知情,怎么办?

  胡因梦:你的意思就是她对她暗恋的意思?

  主持人:对,怎么办?如何做到不执着而忘记,或者得知它的真相,这个真相我不知道是什么真相。

  胡因梦:我想应该是她对她有没有同样的好感。

  主持人:或者是她的这种情绪的真相,也许她原来没有碰到这样的事情,怎么办?

  胡因梦:无论是同性恋也好,异性恋也好,实际上这种情况太多了。也就是说有的时候我们会单向的投射我们对对方的爱慕,这个爱慕会经过自己的思想,重复再三的咀嚼之后这个爱恋会非常强烈,可能挥之不去,可是现实的情况又没有办法实现出来。所以内在就会朝思暮想,或者是一种憧憬,这个憧憬是很煎熬的。

  事实上人进入这个状态的时候,因为我们翻译的书,以及我自己本身生命的一个习惯,就是说我想要透过一种专业的研究来了解自己,因为有非常多的研究性别的,研究爱情的,研究两性问题,研究心理问题的一些专家学者们,他们提供了很多对这样现象的一个观察,我想把我吸收过来的知识做一个理性的分享,可能并不是非常的令人听起来愉悦,但是我想要点醒这位朋友,这样子的憧憬本身按照心理学的理论来讲,事实上是一个因儿时的心理坑洞的需求,也可能是成长过程中早期没有被爱够,我们就会碰到稍微有一点儿可能性,或者稍微有一点儿吸引力的人,我们马上匮乏的东西马上出来了,希望得到对方的亲睐之后能够补我们洞。这实际上是内心必须要解决的一个问题,如果我们任由这样心态发展的话,其实我们永远都会变成是在爱情这个环节上面的一个上瘾的倾向。所以我们必须要去洞察,里头有个洞,然后我们回来要看到,对方模拟出来这个可以值得被爱的这个人,他们让我们意识到我们心理有个洞,然后我们回来要跟这个坑洞这股情绪能量共处,如果能够学会跟它共处,而不要把它推出去,推在一个特定的人身上,投射成一种希望,我们就是在进行很重要的一种心灵的成长。然后慢慢慢慢我们懂得面对这些内在的空洞,我们不匮乏了,事实上我们才有可能跟别人形成一个好的关系,一个能够有空间的关系,一个能够有自己独立的自主力的关系。否则的话即使我们投入到一个关系里面的话还会延伸另一个关系出来,因为一旦对方不给我们所需要东西的时候我们就会痛苦,甚至瓦解,这都是生命中很深的烦恼。

  主持人:我相信这位听问题的朋友应该能够从中的收获。时间的关系没有太多的空间允许我们讨论很多的问题,这样,有几个问题请胡小姐快速问答一下。

  网友:现在我们都强调性能力,爱能力人人都不敢触及,这个东西也不是想锻炼就能锻练得来的,您怎么看待爱的能力?如何提升?

  胡因梦:提升爱的能力其实当然有很大一个部分,就是要对自己不能爱这件事情要去探究,为什么不能爱?什么东西阻碍了我们的爱?很显然,就是说阻碍我们爱的一定就是在一个关系里面不由自主产生的嫉妒、占有、怕受伤害、恐惧、不安全感、怀疑、怕孤单、依赖对方,可能有很强烈的一种面子问题,或者是胜败的那种执着跟在乎,在两个人沟通的过程以及交往过程里面,往往要坚持,说我是正确的,如果我被对方驳倒了,或者对方不采取我的观点或意见或做法,那我就失败了,像这样子的成败的这种,用成败来论一个人价值的这样的倾向,很容易会造成面子问题,过度的自尊,同时会延伸,变成一种防卫、封闭、或者是不愿意继续沟通交流。这些问题如果我们不去面对跟转化的话,那个爱是不可能出得来的,所以爱是最艰难的一件事情。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