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与思

        朋友向我阐释他的论文。严格说,是转述他给老师的阐释。哲学,我不懂。但我认真地看完了,这一次。至少我相信他是有思考的,并不纯粹敷衍,假如他是在敷衍一篇论文的话。我很客观的。倒是我那些学哲学的朋友,……我想你的老师可能没有诗人气质,我说。是的,海德格尔,荷尔德林,荷马史诗,思与诗。选择本身就说明了一切。论文的最后一个词是:心醉的感觉。有老师问,听说你是诗人,我羞涩地承认了。那一个羞涩,让我微笑良久。他的下一位导师是刘小枫,喜欢基斯洛夫斯基的刘小枫,夫人是诗人的刘小枫。人们,人们是怎么认出彼此的?在微笑的瞬间,在叹息的同时。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