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 话

        假如鱼会笑的话,他们一定会嘲笑自己。假如他们觉得疼痛而无所依凭,他们或许会贴着池壁不再游动,就象那些死亡的同伴。朋友说。天啦,这多象是我说的啊。

        开始总是让人微笑,最后却令人伤感。所有的故事都逃不过这结局。可是,上帝啊,为什么要开始呢?那边说。灵魂贪恋那一点温暖。即便不真实。

        春分那篇太残酷,朋友又说。其实并不,因为夏天会来。我没有说。比谁都悲观,比谁都乐观。只是,悲观有理,乐观虚妄。

 

 


评论

  • 从博客大巴的推荐过来。喜欢这儿细腻温婉的风格,你的题目中很有自然的气质,在这个春日品读,让人心情清爽,耳目一新。我很喜欢这样的文字,并喜欢能从自己的笔尖(指尖?)流淌出来。很高兴认识您!


     回复 林文 说:
    谢谢。戴锦华的书,我很喜欢的。当然,还有电影。风景。等待是一生最初的苍老,在这时候看到,有些触目惊心。祝好,一切。
    (2007-04-18 19:06:58)

    林文 | http://prepare.blogbus.com/ 发表于 2007-04-18 18:57:06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