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去来兮

        电话在侯德健的《三十岁以后才明白》中响起。陶晓清。台湾民歌之母。我们前天见过,那天我们谈到了侯。分别的时候,我付帐。她说,也好,本来我们是谈公事嘛,虽然也谈了点私事,:) 我宁愿反过来,:) 我宁愿那一天我是记者,和她谈音乐。声音,声音背后的故事。可惜,…… 我知道我的朋友中,有更好的谈话对手,不是我。:)

        是偶然知道她的背景的,资深DJ,台湾民歌之母。突然,她离我近了。尽管之前,短短几次接触我就知道她是热心而热情的人。她要了我的电话,说到了北京,跟你联系。到北京的第二天,她电话我。第三天中午,吃点心,喝茶,谈公事。可是,我既然知道她与音乐的关系,怎么可能不提到音乐呢?:) 那是她的至爱。有一篇写她的文章,题目是“她改变了台湾的天空”。她说,我很幸运,能够做自己喜欢的事。是啊,能见证台湾民歌的发展,并在其中起过很重要的作用。是一种幸福。她看起来远比实际年龄年轻,精力充沛。只是她的手,多少出卖了她。

        她知道,我听着一些歌长大。她知道,我出生那年,举行了第一场演唱会。她不知道的是,我和广播、音乐的关系。

        归去来兮,侯德健。

 

 


评论

  • 几天前我回学校去看了,变化很大。

    我住的房间,看得见南湖。

    夜里睡不着的时候,看见南湖上几艘船,和从前一般模样。

     回复 小桥 说:
    经常听人谈起学校,改变。
    等车,发现路边不知名的花开了。象以前路上的蔷薇。
    走的时候以为再不会回去。但是花开了,我记起校园里的花。我们的校园。但是天气好的时候,我想起校园。但是说到广播,我想起校园。:)

    (2007-05-10 00:18:40)

    小桥 | 发表于 2007-05-09 10:22:16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