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的梦

        你爱上的是我的诗?还是我的人?诗人。周渔的火车。如果你离文字很近,你一定明白这疑虑。无论你是写的那个,还是看的那个。当然,不仅是文字。还可以是音乐,是影像,是一切。周渔实际上并不确定她的回答,陈清也是。就好象周渔实际上(或者说,渐渐地)不知道她爱的是陈清,还是爱着陈清的感觉。习惯,习惯是一种无比强大的力量。如果再加上想象力,固执的执拗的想象力。发展到极端会不会就成了阿黛尔的故事?会不会就成了另一出欲望号街车?

        他来自一个遥远的星球,那里有全宇宙最美丽的玫瑰,他看到了,并以全部身心爱着它,记着它,痛苦地想着它并且渴望回到它身边。他们如饥似渴地向往这样的团聚,但他们并不清楚它是一个人,还是仅仅一个观念,一个梦?小王子。不,不是。柏拉图的灵魂说?那根羽毛?不,不是。它竟是对某个星座的人的描述。这些人在生活中也穿着舞鞋。你一定见过他们。

        他们在灵魂上都是很老的人。他们已经经历了这种非尘世的美的过去,当他/她在梦中重新拜访它们时,它们在海王星内心撕破了这种美。因此,当鱼出现在陆地上时,它经受不起面对现实。于是,影片的结尾,汽车象鱼一样跃入了水里。当我们共同的造物主只构想并显示出和谐与美时,他们知道,真正的“原罪”是看见并承认悲哀和丑陋。在下意识中,他们听到了古老的西藏僧侣的诵经声,圣歌回荡在寺院拱形顶篷下:这是幻想的世界……这是幻想的世界。这是哲学?是宗教?还是占星术?

        似醉还未醉。半梦半醒。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