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il

         我和Neil只有工作上的往来,但我对他有些好奇,因为他很奇怪。外国人写信以Dear开头再平常不过,但他不,他的开头永远是Hi。我喜欢它的简洁,和不故作亲昵。我跟着用,Hi来Hi去。不过Hi了四个月,一份合同都没有签下来。他要付90%以上的责任,即便不是100%。起初,他很积极,很认真地询问公司的情况,问题多而详尽,很严肃认真的样子,我也认真地答,给人公司很独特很有眼光的样子。

         突然就没了下文。一个月后说抱歉。接着往下谈。又一日,他在我的工作时间发来邮件,接连。那是美国的夜里。却发现他说起话来前言不搭后语,全然不在工作状态。说,这周后半期给你发合同草案。这一回,又是整整一个月杳无音讯。发过去的邮件也是不回的。另一方的合同已经签就,那边说,你将历次邮件往来发给我,我向他们公司反映。我虽然奇怪Neil的工作状态,却也不肯让他遭到突袭。我给他通风报信。这次他回信了,把我的去信删除了。说抱歉,说忙,说没有问题,说100%,说你们可以开始下面的进展了。那边便安心许多。我却不那么乐观。相信我,他说。我不敢呢。一个整月整月不回复工作邮件的人,……我不只一次觉得这事会无疾而终。

         过了一阵,他发来了合同草案,格式上的小瑕疵我就不提了。虽然,其实我觉得很不严谨。但有两个小问题却是需要改过来的。我在邮件里清楚地写明了,他发回来却只改了一处。我无语,只好自己改了用别的颜色的字体标明发给他,再解释一遍原因。这次,他才改过来。我跟他说,合同你们先签签了寄过来。他没有回复。我不知道这一次又要等多久。

         他太有意思了,完全不在工作状态。我猜他或者是高层,或者在生活中面临困扰。但若是高层,他顾不过来可以把活分给下属嘛。看来不象。他若在困境中,譬如感情,他的工作与生活,一定大受影响。我们这桩只是其一。但这若只是其一,他的整个工作状况就实在……什么样的单位能够容忍这种情形呢?他很善于掩饰?他在一家小小的公司上班?又或者公司很大?他就是业主?……Neil有些奇怪,奇怪到让人有些好奇。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