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的朋友

       黑猫的文章被抄袭,哈尔滨日报。我托小桥去找那份报纸。两个小时后,她告诉我找到了。要不要快递给你?我问黑猫,那份报纸你要么?不要了,既然署的还是我的名字。她怕麻烦她,我知道。所以,我跟小桥说,不用了,如果你非要寄的话,也不需快递。她还是寄来了,快递。很久以后,或许黑猫都已经不再挂心了,她还在问,有什么我能帮忙的吗?

       我跟左小岸说,我有个朋友,影评写得不错,如果有机会,帮忙向媒体推荐一下吧。左小岸说,我看了她的文字,她对电影做了难得的人文读解,我很欣赏,碰到说得上话的媒体,我一定记得推荐。我将这话转给黑猫,她自然欢喜。她感激左小岸的热心,但我想她更高兴的是得到了专业人士的肯定。我们希望她离梦想近一些,再近一些。她的朋友们,她的朋友们的朋友们。

       我介绍小桥和罗认识。小桥写童话,罗做童书。罗跟我说,我和她说话比谁都多,包括你。我笑。她们是很不一样的人,在某些地方又很相象。她欣赏她的温柔体贴,她欣赏她的独立坚强。还有孩子,是谈不完的话题。

       我和左小岸起初只是朋友的朋友。那个朋友是小桥。我认识小桥十二年,知道左小岸十年,认识他一年。

       旁边的旁边,朋友的朋友。

 

 


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