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的侧脸

Tag: [ 云上的日子 ]

                                             倒退着朝前走

      有些歌,初听就喜欢。有些歌,需要重新发现,突然或渐渐发觉它的好。听陈小霞的《哈雷妈妈》,《天使的侧脸》、《心疼》……是喜欢的。突然。这一次。在不经意间。查无此人。是我喜欢的名字。仿佛忘记了。仿佛而已。喜欢封套上那几个字:我们倒退着,向前走。后五个字是反着写的,印章上那种。喜欢。很喜欢。极喜欢。有时候有些疑惑,你喜欢的是声音,旋律,还是文字?所有。一切。

      去了趟南方,仓促,仓促到没时间在任何地方停留。经过家的,但看不到。在睡梦中。在夜幕下。回来,银杏叶都掉光了。短短几天。是秋天了。是冬天了。南岭我最喜欢的是水,那最最波光滟潋的一幅,留在心里,荡漾荡漾。 

      朋友发来祝福,说感恩节快乐!蓦然惊觉,又是一年将尽。时光荏苒,有的人从未离去。便觉得温暖,在深秋,在隆冬。天蓝的,那种不真实的蓝。阳光很灿烂,那种无垠的灿烂。

 

 

水底的火焰

Tag: [ 云上的日子 ]

                                                水底的火焰

      要捐书,我翻箱倒柜,找出了《小王子》。薄薄小小的一本书。搜索了一下相关信息。

      从整体来看,《小王子》笼罩着一种孤独的氛围。
      法国作家安德烈·莫洛瓦对这部作品有非常中肯的评价:“《小王子》在其富有诗意的淡淡哀愁中也蕴涵着一整套哲学思想。”“这本给成人看的儿童书处处包含着象征意义,这些象征看上去既明确又隐晦,因此也就格外的美。”圣-埃克苏佩里将自己的作品置于现实生活中,通过象征这一艺术手段,使自己对人生的思考得以升华,使之更具哲理性。整部作品充满了诗意、忧伤与孤独,在浅显的文字背后,隐藏着对人类生存体验和生存意义的深刻反思。 

      是我见过的最切中肯綮的评论。忧伤,孤独。是啊。那种非人间的纯真,纯真得就象水底的火焰。由不得你在微笑时不忧伤不怅惘。

      周国平说: 世上只有极少数作品,如此精美又如此质朴,如此深刻又如此平易近人,从内容到形式都几近于完美,却不落丝毫斧凿痕迹,宛若一块浑然天成的美玉。 

      是啊。深刻、优雅与质朴兼备。诗意、情感、想象力。人间种种。

      是象《圣经》一样畅销的世界名著,已被翻译成42种文字。是三毛指定下葬时,要带上的书。她曾说平生最大的梦想,就是像小王子一样,到一颗遥远的小小星球上,孤独享受生命,独守一棵玫瑰花。

 

 

季节

Tag: [ 云上的日子 ]

                                               季     节

      据说要下雪。没有。小雨。雾。新闻说十月北京蓝天已经达标。两百多天。怎么可能?也就十分之一吧。阴霾阴霾阴霾,总是阴霾,永不过去的阴霾,无穷无尽的阴霾。走在路上,总是有些恍惚,现在是什么季节?叶子还是绿的,仿若夏天。有一点冷有一点凉,似春天。也飘零也凋落,是秋天。又确实冷了,那种深秋的冷,是冬天。张学友说:“广州演唱会可能是我演艺生涯的最后一场演唱会。”明天我要去南方。久违的南方。想来也是错乱的。冬天。南方。

 

 

小猫与女巫

Tag: [ 云上的日子 ]

                                        小猫小蛇小蜥蜴

     提问:你常常用眼神和小动物们交流,你可以了解它们的心吗? 

       吴璧人:我家里有10只猫两只狗,它们都是我捡来的,和我很有缘。有一只猫,它的妈妈在还没有生小猫的时候就常常来我家,后来它生了小猫,只有一只存活下来了。在它很小的时候,它妈妈带着它来我家熟悉环境,后来它妈妈到了发情期,赶它走,它就自己来了我们家,好可怜地缩在窗台。我把它抱进来以后,结果却被我们家的猫围攻,不给它用猫砂,不给它吃饭,围攻它一个星期,不得已我把它放出去了,它现在就住我家后门。它会抓小蛇、小蜥蜴来送给我。在我们开饭的时间出现,将小蛇小蜥蜴叼来,放到后门,看看我,再看看小蛇,我就知道它是送给我的。我会马上跟它说“乖,乖,好能干”,其实我怕得不得了。

      这段看得我很快乐,觉得很好玩。说给朋友们听,她们都不觉得。一个说,不喜欢小动物。一个说,好可怕。似乎没人觉得那只小猫可爱,除了我。我多喜欢它啊。爱得天真爱得烂漫。和所有的傻瓜一样。也喜欢吴璧人。那一点孩子心性。不着尘埃。“其实我怕得不得了”,:)她和三毛是金兰姐妹,她一直为琼瑶的小说画插图,她占星设计首饰。她说自己是女巫。我喜欢巫婆。一直都喜欢。不是所有喜欢《小王子》的人,都认得出王子。即便声称自己是巫婆,人们也还是认不出。那就不说吧。藏在深深深深海底。

       鲍老师的日志上,贴了个《八点差十分》的DV。很老套的故事,那一缕朦胧的情愫,但我喜欢。那一点羞涩,那一点清纯。就好象《恋战冲绳》里张国荣与王菲的进进退退。就好象《爱在日出之前》唱片店里,两个人的攻防退守。青春是一支慢舞。

 

 

今年秋天

Tag: [ 云上的日子 ]

                                           今年秋天

      听了那么多年音乐,好象这个秋天我才真正爱上音乐。认真地想要了解那些音乐人的故事,他们的青春他们的梦想他们的人生。《遥远的乡愁》就要看完了,想看《地下乡愁蓝调》,想看《谁在那边唱自己的歌》,想看…… 现在我在听木吉他合唱团的《民谣先锋》。每一首都好,甚至比李宗盛自己的专辑都要好。我多喜欢啊,每一首都喜欢。1980年木吉他在“金韵奖”中脱颖而出,成员是陈永裕、李宗盛、江学明、陈秀男、郑文魁等人,那时候李宗盛还是吉他手小李。1982年1月他们推出首张专辑,随即乐队因服兵役解散。2001年出了这张精选集,专辑的第一首歌叫“记得我”。记得那些歌、那些人、那些故事,或许才叫真正爱上了音乐。如果更早跌落,人生会不会不同?好在还有以后。

 

 

Once Again

Tag: [ 云上的日子 ]

      是我喜欢的电影。在喜欢的作品前,我常常保持沉默,因为怎么诉说都不对。语言。苍白。在唯美上遇到这张专辑,看到这些文字。幕后的故事,并不逊色台前。Once。Again。风的口哨,云的阴影。是其中的两支曲子。

专辑名称:恋恋风尘
艺  术  家:侯孝贤
音乐类型:电影原声
唱片公司:水晶有声
发行日期:1993年
专辑语言:华语
资源品质:320k  mp3
资源整理:竹林

相关介绍:
      侯孝贤的电影,陈明章与许景淳的音乐。

1986年(上)
  侯孝贤正在筹拍《恋恋风尘》,描述一对相恋于乡间,分手于都市的男女。
  陈明章当时与王明辉、许景淳、陈主惠,写词的陈明瑜在一起,大家都年轻,觉得可以做一些事。
  陈明章,在种兰花,写了一百多首曲子,没有唱片公司青睐。他说,好喜欢侯孝贤的电影,真想替他做配乐。
  陈明章的一位记者朋友说,那你录几首歌,她来想办法。她不认识侯孝贤,但也喜欢侯孝贤的电影,觉得陈明章音乐的味道与侯孝贤很合。
  很烂的录音机,一把六百元的吉它,录出了一卷试听带。
  第二天,这卷带子摆在侯孝贤的中影办公室,她没碰上侯孝贤,所以留了一封信,说有一个叫做陈明章的人想替他做配乐。

1986(中)
  大夏天,陈明章他们经常到九分《恋恋风尘》拍片现场抓感觉,好山好水、无情岁月的有情恋恋,怎样才能入歌?侯孝贤拍片有名的慢,他们的音乐构思也一样的慢。
  第一次为电影做配乐,不知道这样的慢,是异常的精雕细琢;也不以为苦,一群二十好几、三十靠边的人,婚姻、儿女、声名,都还未无情扑来,《恋恋风尘》是唯一的纪事。

1986年(下)
  录音室里,紧要关头,陈明章那把烂吉它的弦又松了;许景淳坐在钢琴前,皱着眉,年轻的脸上有着小老师的严肃。
  《恋恋风尘》电影,套一句张艺谋的话,有种“淡极使之花更艳的含蓄,需要如水清纯的琴声”,许景淳的触感就是那样。如水的钢琴手,后来成了金曲歌后,但是一些朋友说许景淳的钢琴真好,和陈明章树头掠过般的吉它合起来,像淡极了的水彩。
  那时候他们很穷,没有什么录音室的经验,每一秒钟的思考,就是金钱的流逝。以致后来配乐完成,剩下的醉劳不多。

1987年
  《恋恋风尘》在法国南特影展得到最佳配乐奖,成为台湾第一部在国际性影展得到配乐奖的电影。

之后之后
  陈明章走唱校园,有人说他是台湾最后一个民谣传奇。结婚生子,到现在仍以摩托车代步。
  许景淳结婚生子,用美声唱法为台语女声重塑新境界,仍然有点孩子气,会带你散步去找好吃的干面,还会叮嘱你这个干面一定要配贡丸汤。从吃面到音乐,小老师始终喜欢追求完美。
  王明辉、陈主惠,后来在1998年与司徒松组了黑名单工作室,推出了《抓狂歌》,改写了台语歌的历史。
  陈明瑜为陈明章写了上百首的词,五年后,当文化界推许他为陈明章所写的词有史诗的意境,他仍然说,谁要唱陈明章的歌?

1992年底
  侯孝贤的《悲情城市》夺得威尼斯影展金狮奖后,筹拍《戏梦人生》,再度找了陈明章做配乐。水晶唱片有人说,《恋恋风尘》也来出电影原声带好吗?
  却怎么样也找不到母带,侯孝贤处没有,电影公司处也没有。七年前的年轻天真,谁也没有想到,《恋恋风尘》有一天会变成可以典藏的历史。
  《恋恋风尘》的摄影师陈怀恩说,好像,家中的书柜缺一脚,下面垫了一个盒子,拉出来,果然是积灰的《恋恋风尘》母带。像奇迹,也像生命,稍不留意,生命曾有过的恋恋,也就在记忆的角落蒙尘了。

1993年四月
  四十分钟长的《恋恋风尘》时隔七年,重新自喇叭中放出,陈明章说,那个时候真是年轻诚实啊。
  许景淳掩着脸说,小声一点,我不敢听,好粗糙啊,一定要出吗?
  负责后期制作的陈扬问,出《恋恋风尘》到底动机是什么?
  当年那位记者说,纪念曾经有过的青春。你不觉得它很素美吗?年轻只有一次。
  徘徊在纪念青春与对现在负责的困扰中,陈扬说,就让它成为一个纪录,我们重新剪辑,把当年曾有过但未放进去的音乐构思补进去,叫做《恋恋风尘》音乐纪录吧。

1993年五月
  《恋恋风尘》尘封七年上市,故事仍是描述一对相恋于乡间、分手于都市的男女。
  假如它的音符感动了你,那是因为音符诉说的故事是生命的真实片羽。
  岁月无声流过,所有的恋恋,终须尽付风尘。    

 

 

星星

Tag: [ 云上的日子 ]

 

      将塔罗算了又算,一直算到结局完满才罢手。将星盘看了又看,迷惘的时候还是想找个人来解盘。这么疯狂的念头,不只我起过。有一阵梦里都在看盘,这么疯狂的梦也不只我做过。也开始给朋友们看盘。准的,很准,都说。是啊,有时候不得不暗暗心惊。如果命运真的早就写好了,…… 星星决定命运是很美的意象。

       听歌听歌,张学友的《算命》。

       算命

       词:林夕 曲:周杰伦   

       听说算一算命  命中一切的快乐悲哀  都知道大概 
       都因为看不清现在  倒不如算一算未来 
       这样应该不应该  那样算不算坏  看着上天猜了又猜
 

       事业恋爱机会它还在不在 跟他会不会分开  顺利 失败 真无奈
       会不会让他出卖  天天担心出意外 
       坐在家中不断发呆  要去算命猜一猜 

       要天下无敌一定需要不断比赛 
       要快乐幸福一定需要上天的安排 
       要天荒地老一定经过漫长等待 
       一个人遇上另一个人一定免不了伤害

       愉快日子  一定过得比较快 
       成功失败  一定没有百分百 
       喜怒哀乐  一定注定躲不开 
       雨天过去  一定会有睛天来

       一岁的小孩一定比大人自由自在 
       想无牵无挂一定不要太了解未来 
       一百岁过后一定比现在要看的开 
       这样的命运一定不用神算算出来

 

 

星期一天气晴

Tag: [ 云上的日子 ]

       是少有的好天气。是真正的北方的秋天。天空高远湛蓝。当然还可以更蓝些再蓝些。不过这样也就够了。有微微的风。星期一,天气晴。

 

 

 

最绿的秋天

Tag: [ 云上的日子 ]

                                        谁在那边唱自己的歌

       是最绿的秋天。是最冷的秋天。我在最深的夜里醒来,翻看公路的《遥远的乡愁》。开首是苏来的《我要如何对你说》:你问我台湾有什么好/我沉默了/台湾有什么好/夏天那么热/台风那么多/地震来的时候/躲也没处躲/你问我台湾有什么好/我犹豫了/台湾有什么好/玉兰花的清香/蓬莱米的饭香/牛奶芭乐的果香/我要如何对你说/人们心里的温度/眼里的亮度/再大的风雨都不停下的脚步/我要如何对你说……是我喜欢的表达。爱需要理由么?不需要理由么?可以表达么?不可以表达么?我始终觉得语言并不是最佳的表达方式。精准是困难的。精准又是不够的。欲言又止欲说还休微笑的眼睛躲避的眼神没有说出的话没有唱出的歌。所以我那么喜欢《蓝色大门》,空气里都是青春的味道,使你忍不住微笑。气韵流动是多么难得。但我们又只能用语言来表达,很多时候。不得不。语言又是有魔力的,很多时候。巫术。魔法。

       看至“每篇文字完成,或每段感情结束,始终耿耿的是自己的不够好”,心下戚然。愿意只为这句话看这本书。无情地审视剖析批评别人是容易的,肯舍得愿意能观照自己的人很少。更多的人是想不到。这是我不喜欢《爱情呼叫转移》的原因。一个从不反思自己的人。枉费了歌里那句“让上次犯的错反省出天堂”。天堂不是反省就会有的。但反省是必要的。这是《爱情告急》、《每天爱你八小时》高于《爱情呼叫转移》的地方。《每天爱你八小时》更好些。若得不到,若会失去,是因为自己不够纯粹

       那么多人的青春,被音乐穿越。音乐,揉入诗歌、电影、戏剧、舞蹈,掺杂着政治、友谊、爱情。陈君玉因暗恋纯纯终生未娶。负债累累的杨三郎,解散黑猫歌舞团去养猪。姚赞福无力抚养子女,将孩子送到孤儿院,自己到矿坑工作,他常常借人的自行车从台中去台北探望孩子,经常从日出骑到日落,因病死在途中,几经辗转不知葬身何处。杨弦与丁乃筠是心灵相依不必世俗的灵魂伴侣,她在俄勒冈的深山潜修,他在美国加州经营健康食品厂。因欺诈面临入狱的陈屏。…… 这些有着惊人才华的人啊。人生。谁哭了谁笑了谁不回来了。

       最喜这段:1973年的哥伦比亚大使馆咖啡厅,胡德夫在这里驻唱,“洪小乔在整理歌谱,张艾嘉逃学坐在那边,胡茵梦在想有没有机会上台”(吴音宁《有音荡的地方》),李双泽边喝酒边等待着胡德夫工作完成,一起去洛诗地铁板烧,继续玩他们最想玩的音乐。或许1974年的某一天,赖声川在艾迪亚舞台上唱歌的时候,当时仍在台大哲学系读书的丁乃竺正在台下端盘子,杨弦背着吉他在来的路上,而吴楚楚坐在一旁给吉他调弦,为即将上场做准备——就是这样的一个年代,同样有酒有音乐有朋友,却不是同一种酒、同一种音乐、同一种朋友。

       只能向往,只能怀想。所以,书名叫“遥远的乡愁”。所有曾经属于一个团体的人都明白。青春,友谊,温暖。有梦,有朋友。那是什么也无法分隔的。说时依旧。即便不提,也从未忘记。即使以为忘记了,也会在某个瞬间发现,其实没有。一直。永远。所以苏来说:原来不管我们后来做了什么,去了哪里,和谁恋爱,与谁成家,我们依旧是那民歌的小孩。

       谁在那边唱自己的歌?谁?遥远的遥远的乡愁。

 

 

乡愁四韵

Tag: [ 云上的日子 ]

                                              乡愁四韵

       去听杨弦的演唱会。余光中的《乡愁四韵》、《乡愁》、《回旋曲》、《两相惜》、《民歌》、《民歌手》,张晓风的《一样的》,席慕蓉的《渡口》、《开花的树》,杨牧的《带你回花莲》,南怀瑾的《聚散》以及他自己作词作曲的《岁月》、《伞下》。台上的歌者从容、淡定,依然有着醇厚的声音。而我总是有些恍惚,总是在想三十年前的他,该是多么年轻多么意气风发啊。流水它带走了光阴的故事改变了一个人。什么是带不走不会变的呢?

       余光中,余光中的文字真好,好到令人叹息。且看《回旋曲》:琴声疏疏 注不盈清淡的下午/雨中我是垂死的泳者 曳着长发向你游泳/音乐断时 悲郁不断 如藕丝/立你在雨中 立你在波上 倒影翩翩成一朵白莲/在水中央 在水中央 我是负伤的泳者/只为采一朵莲 一朵莲影 泅一整个夏天/仍漾漾 仍漾漾 仍藻间流浪/仍梦见采莲 最美的一朵 最远的一朵/莫可奈何 你是那莲 仍立在雨里 仍立在雾里/仍是荏近荏远 奇幻的莲 仍展着去年仲夏的白艳/我已溺毙 我已溺毙 我已忘记自己是水鬼/忘记你是一朵水神 这只是秋 莲已凋尽

       嘉宾是山谷里的居民。与我昨日的印象又不同。我在《爱的路上千万里》中看到邓丽君,在《晚霞》中看到孟庭苇。小娟的嗓音干净、甜美。而在现场,她的声音要宽厚激昂高亢许多。同样是《我的家》,在唱片里和现场是完全不同的感觉,现场要热烈得多。不变的是质朴、干净。她应该有很多可能性。小娟很甜美。在这个耍酷的年代,甜美是多么难得啊。鼓手小强、吉他手小于是成熟的音乐人,他们懂得不让节奏喧宾夺主。看到了小强如何制造流水潺潺,一节长长的竹管,让水流动。小小的风铃。偶尔轻抚一下。手敲鼓。人们记住的是小娟的歌声,但他们其实是一个整体。演唱的四首歌《山谷》、《山谷里的居民》、《我的家》、《红雪莲》歌唱的都是宁静美好的生活。遥远的,回不去的生活。

       演唱以前放台湾民歌大事纪,和三十年纪念活动。很多的事我不知道,很多的人我不认得,但看着看着忍不住有些想哭了。虽然我们看到的只是现在的他们,但是后面,后面有长长的岁月。那么多人的青春。三十年,从年轻到老去。同学会,陶晓清说。是啊,那些一起走过的日子。那是时间也无法分隔的友情。他们见证着彼此的成长,见证着民歌的成长。他们是自己青春的一部分,是自己生命的一部分。在大陆是没有的,不得不承认。“从前是打字机的年代,是写信的年代,是打公用电话的年代,……”有音乐人说。那么,现在,现在…… 遥远的乡愁,是公路的书的名字,是民歌爱好者的怅惘。

 

 

分页共50页 第一页 上一页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下一页 最后一页